【苏宠甜。只写有感情有爱的肉】
txt可加读者群获取~79560444
热衷于: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瑶光明月」;
「欺兄成瘾,以下犯上。禁断师生」;
「分别多年后以最美好的姿态相见亲吻拥抱」;
「你是特例,你是唯一,你是光」。
喜:
强取豪夺,无意勾引,偏执痴情。

写的几乎全是以上题材,攻暗恋受宠受、攻受有感情基础是一定的。
写文是爱好,顺便写给喜欢我的文的人看~谢谢你的关注和喜爱^^

【策藏】《妖娆》(23) 文/三叹三声收

【腹黑稳重攻×单纯诱受】

兄弟年上,套路套路套路,无脑炖肉。


我怎么总写得这么含蓄??我想要黄暴!更黄暴!!


————————

(23)


七日之后,叶茗欢的病情总算是压了下来,不再鼻衄发热,平日里也能在床上坐上小几个时辰了。却道这日香梅院来了个人,不想,竟是远在别院休养的二姨娘。

虽说叶茗欢怕母亲担心,努力将消息掩瞒下来。可同在一个府里,又是小少爷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早晚还是传到了二姨娘的耳朵里。二姨娘深知这瘟疫的霸道,闻讯哭成了个泪人儿,执拗地拖着病骨支离的身子下床,大老远的叫人抬着轿子,一并带了许许多多的药膳水果过来。

行至院门外,恰碰上顾擎。顾擎连忙将真相原委道与二姨娘听,才教她放下了心。姨娘进去屋子里与叶茗欢说了会儿梯己话,又说大少爷如何如何好,派了宫中太医来帮忙诊病,还让少年莫要害怕,不过是痘疹,不是那要命的疫病,回头在府里将痘疹娘娘供奉上,好让他早日康复。

转而将送来的新鲜水果让侍女们放在石英缸里湃着,晚些伺候少爷吃。如此这般说了许久,身体劳累也再坐不住,她才依依不舍地去了。

叶茗欢甫一听自己着的不是时疫,恍若多捡了一条命回来似的,惊喜非常。见二姨娘走了,大哥后脚就拿着一只玉罐走进来,在床边坐下。

“喝过药了没有?”顾擎习惯性地摸了摸少年的脑袋。

叶茗欢点头,他喜欢大哥每每这样宠溺地摸他的发顶、侧脸,又很是贪恋顾擎手掌的温度,不禁眯起了眼,眸光迷离。

顾擎见状,愈发不舍得放开他,盖因此刻的少年像极了一只被摸顺了毛的猫咪,慵懒妩媚,别提有多勾人。

“现在倒是肯与大哥亲近了?”

先前叶茗欢因恐过病于他,总避着躲着,想着自己兴许一辈子就这样毁了,整日嗳声叹气的。现下甫知晓了病情,哪怕病中仍虚微浮缩,也笑得神采奕奕的:“还是大哥带来的太医厉害,有谁知这偌大的长安城,竟找不出一个中用的大夫来!”

顾擎心中瞒了他些事儿,此时也不愿就这茬多说,转而打开带来的白玉罐子,道:“这是昨日太医调配出的垂薹膏,一日三次抹在疱疹处可止痒消炎,疏散热毒,发的疹子也能早日消下去。”

言讫,命一旁站着的寻梅搬来几只烧着银霜炭的火炉架在拔步床四周,再往茗欢被窝里也多塞了一只小巧暖炉,又取来几床靠枕垫在叶茗欢腰后,移灯炷香,服侍他半卧下,寻梅这才退出去,将门“咔哒”一声阖紧。

屋内此时只剩下了兄弟二人,空气仿若窒涩,静谧几息,叶茗欢偷偷瞅了大哥一眼,不期然瞧见大哥也注视着自己,眼睛一瞬,忙佯嗽了几声。便听顾擎道:“把小衣脱了。”

叶茗欢一怔,道:“……冷。”

“就怕你冷,这不拿了三只火炉在边上烤着。乖,大哥替你上药。”

顾擎一行说着,一行挖出一些垂薹膏置于玉碟中,倒入药酒缓缓研开,待调成浆糊状后,将小勺放下,用一双漆黑的眸盯着叶茗欢,好似在用眼神催促少年。

叶茗欢不敢忤逆大哥,略忸怩一阵,才徐徐解开中衣系带。谁知少年才将眼睛错开,顾擎盯着人的眸子里霎时就窜出火苗来。

“大哥,嗯……我身上,一塌糊涂的……很难看……”

叶茗欢期期然道,又抬头看他,顾擎便迅速将眸中熊熊欲火压下,换上一张慈爱兄长的面容,“是对着大哥,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好怕的?”

叶茗欢撇了撇嘴,心道才不想让大哥看见自己满是痘疹、痘印的身子……只扯着衣襟道:“不能让踏雪与寻梅来替我上药么……”

“侍女们不懂药理,手也没个轻重的。好了,茗欢听话。”顾擎不由分说地将少年的中衣自两边肩头褪下,而后将被子往下一扥。

一时,叶茗欢赤裸的上半身就袒露出来,倒有火炉在一旁烘着,暖和得紧,觉不出一丝寒冷,可他脸上都快烧起来了。

“大哥,大哥……”

顾擎一言不发地打量着少年的身子。只见那瓷白温润的肤肉上,缀着一颗颗梅蕊一般的红色小点,胸前,脖颈,上臂,手背都长了一些,看着不骇人,倒如上好白玉里隐隐夹杂的银红色瑕纹,落在顾擎眼里,竟生出几分别样美感来。

顾擎不禁抚上疹子周围洁净的皮肤,叹息:“茗欢受苦了……”

叶茗欢羞恼不已,忙忙地拦住顾擎的手,急道:“大哥、快上药罢……大哥别看了……”

顾擎声音嘶哑地应了一声,背过身去,将一旁的干净布巾用药酒浸湿了,擦了擦双手,又取过另一块巾子,同样浸过药酒后,把少年身上发疹处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

药酒擦在身上沁凉沁凉的,碰到破皮之处又传来钻心的疼。叶茗欢登即一颤,“嘶”的一声,顾擎见了,忙低下头往他胸口吹气。

“不疼了、不疼了。”

叶茗欢见大哥温柔细心,堂堂一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却做着老妈子一样服侍人的活计,登时是感动得无可不可,几欲落下泪来。却又不想让大哥看了心疼,只能捺住心中的悸动,看着大哥用两指揩起一些薄药,抹在自己前胸的发痘处。

“唔!”

微凉的脂膏和着大哥温暖的手指,惊得少年身子一弹。

“别动,仔细将你弄疼了。”顾擎一再小心,将那些脂膏在发病处缓慢地推开,细细密密地涂抹在红肿的疱疹上。

绵软细薄的药膏延展开,覆满了左胸膛,于烛光映衬下反射着湿漉漉的微微亮光。顾擎眼眸闪烁,俯下身轻轻吹了吹,陡见左边那粒殷红的蓓蕾悄然挺立起来。

顾擎笑了笑,却不作声,又揩了一抹黄豆大小的药膏,在少年的右边胸膛抹开。

那厢,叶茗欢大力咬住后槽牙,藏在被子下的拳头攥得死紧,逼着自己莫要发出什么丢人的声响来。

大哥的手,正轻巧地在自己敏感的胸脯上游移……

他清楚自己的乳尖早已硬如石子,也不知在大哥眼中是个什么浪荡光景,却不敢瞧,怕看了会愈发情动。只得闭上眼睛,鸦羽似的眼睫颤抖不已。

“一、二、三、四、五……”顾擎一面抹着药,一面喃喃戏谑着,“茗欢胸前长了八颗小痘痘。”

“胡、胡说……”叶茗欢辩解起来,明明早上起来还看过,“明明只长了六颗明显的。”

“哦。”顾擎轻飘飘地应了句,而后俶尔捏住那朵颤颤巍巍的花蕊,“那这两颗是什么?”

叶茗欢当即惊喘一声,猛一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哥!!……呜……”

“茗欢胸前的这两粒,怎么变得这样硬?”

顾擎拿沾着残剩膏药的手指,拈着小巧的乳尖左右揉捏,“肿得这样大,这里也生病了不成?”


评论 ( 6 )
热度 ( 93 )

© 三叹三声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