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宠甜。只写有感情有爱的肉】
txt可加读者群获取~79560444
热衷于: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瑶光明月」;
「欺兄成瘾,以下犯上。禁断师生」;
「分别多年后以最美好的姿态相见亲吻拥抱」;
「你是特例,你是唯一,你是光」。
喜:
强取豪夺,无意勾引,偏执痴情。

写的几乎全是以上题材,攻暗恋受宠受、攻受有感情基础是一定的。
写文是爱好,顺便写给喜欢我的文的人看~谢谢你的关注和喜爱^^

【道剑】《岫水》<陆>完结。#江湖仙侠·道长×剑灵# 文/三叹三声收

全文完结。

【道长×剑灵 · 清冷沉稳攻×洒脱不羁受 · 恩怨江湖 仙侠,暧昧向,私设有】

把他当剑三同人或者当原耽看都可以~~(比心


=====================================


<陆>

 

云宴闭关期间,不仅恢复了修为,且领悟了心法,突破了第九重太虚剑意,于两日前出关。

甫一出关,便惊觉天地大变。果然,得知云宴道长出关的消息后,便有弟子接连上山,告知云宴闭关的几十日内,江湖中的变动。

本以为一出关,便能看见在房内乖乖等候的少年,却不想,劈头盖脸而来的就是这般惊天动地的消息。

胖老道也跟着上了论剑峰,得见云宴道长,作了一揖,而后道:“如今岫水剑复又现世,扰得天下人惶惶不安;纯阳因留了这等大逆不道的恶贼而与数派结下梁子,而此时那岫水剑灵正逍遥物外,此时危机四伏……云宴啊,这一屁股烂摊子,你可有方法都替那孽障收拾干净妥当?”

云宴面容冷肃,看似从容,却早因少年的出走而心下慌乱。他抿紧薄唇,良久才沉声道:“贫道自有办法。”

自己造的孽物,这罪孽,自然由他亲自承担。

 

待简单解决了各大门派与纯阳宫的要务,云宴正准备出去寻叶倚岫之时,有弟子跌跌撞撞地匆匆来报。

“云宴道长,属下获知消息,听闻各派长老秘密议决一同前往,合力讨伐祸害苍生的岫水剑灵。此时,约莫已经……”

话未落音,忽觉脚底微微震动,继而整片大地为之一颤。云宴闪身出门,恰好得见西北方向一阵刺眼金光乍现,而后有千束血色剑气破天而出,直入云霄!

“岫、岫水剑——!”

“……无量天尊!这竟是岫水剑!”

……

一时间,众人连连惊叹,待到惊魂甫定,再一回头,哪还得见云宴的身影?

********

却说叶倚岫被数十位身法功力上上乘的长老布下强大法阵禁锢,兀自强抗了数个时辰,阵法威力太过强大,身上属于云宴的霜雪道袍有法力加成,此时竟也袍角焦黑、破败不堪。

终是被逼至绝境,任体内爆炸流窜的炁流急电般贲发,血不归经,顷刻间爆裂开来,将数位长老击退数尺!

长老们强作镇定地重布法阵,却转眼被人轻易摧毁。一抬头,只见一仙风道骨之人踏风而来,掐指念诀,挥袖将法印隔空往叶倚岫身上一套,转瞬把黄衣少年护在怀中,加了几分内力的低沉嗓音杀伐果决,响彻方圆几百里。

——一如那时,如天神降临一般的他,亲手带叶倚岫脱离苦海,拽进自己的环抱。

“——谁敢伤害他?”

“贫道的岫水剑,自然由贫道亲自处理。尔等莫要不自量力,谁敢伤害他,我定要让你们偿命。”

半晌,丐帮帮主第一个站出来指控:“你个牛鼻子老道,护短倒是护得紧!也不看看你怀里的是个怎样凶神恶煞的邪物!”

“留此邪剑在世,也不看看天底下谁能容忍!”

“阿弥陀佛,同为出家人,云宴道长竟如此弃苍生百姓于不顾,放任此般作孽之物横行霸道……实乃罪过,罪过啊。”少林方丈双手合十,一脸痛不欲生。

叶倚岫双目血红,早已抑制不住体内爆发的剑气,那堪堪压制住煞性的法印轻而易举便被攻破。云宴因反噬狂喷出一口血来,自视丹田紫府内被血红剑光侵蚀的部分,又连掐指尖运气凝神。

叶倚岫似是感云宴所感,少顷竟逐渐冷静下来,猛地脱力,软了身子任云宴抱着,抬眼惴惴不安地看他。

“云宴……”

“莫怕。”云宴紧了紧环抱,霜色薄唇贴着少年的发顶,低哑开口。

须臾,站直身子,垂眼看着一众长老,高声道:“贫道定会给诸位一个完满交代。”

言讫,打横抱起少年,转瞬乘风而去。

********

避开众人视线回到落霞观,云宴将道观封了一层又一层结界,又将几颗丹药喂进叶倚岫口中,见他猩红血亮的双眼渐渐恢复清明,才吁了一口气。

叶倚岫此时倒莫名安静,不发一言。云宴如盘鲠在喉,沉默良久、良久,才沉沉哑哑地开口:

“你是我的剑灵。”

“——名为岫水。”

云宴低声道出原由:“我倾尽一切,造就了你,却因惧怕他人觊觎你、夺得你,而暴殄天物,将已化作剑灵人形的你尘封。

是我对不住你……而你我二人相依相伴了这许多年,我同样不舍你。故而在你犯下那般杀孽之后,将你的记忆抹除,施了法印留住你人形模样,秘密将你送往藏剑山庄。不承想,你骨子里的怨念和杀孽竟如此深重,我本想你遗忘前世,好好享红尘百味,却见你仍嗜好杀戮,不得安宁,替自己招来无数杀身之祸……”

云宴声线微颤,看向少年一双澄净的眼,“也许,当年,我不该将你冶炼出世……”

叶倚岫闻言,却并无多么吃惊,只细细一想,便理清了所有头绪。

无怪云宴说他能力非凡,因他是令天下苍生望而畏之的岫水邪剑;

无怪云宴教他“岫水剑法”,而他学来也如斯得心应手,因这剑法,本就是为岫水剑量身打造;

无怪云宴待他这般那般的好,他是他亲手打造出来的神兵,又因倾注太多心血而使他修成剑灵,彼此之间,感情自然深厚无比。

也无怪叶倚岫哪怕理智上对云宴持有警惕,却下意识地愿意与他亲近。却原来,他二人本就应亲密无比,形影不离。少年,是他倾尽半生心血所创造出来的举世宝物……

 

 

暮色四合,夕照将偌大的纯阳道观笼上一片血色残阳。

外头沸沸扬扬,杀戮声四起。想必,是武林中各门各派的长老弟子率众攻上了纯阳宫,意欲铲除这等灭世邪剑,还天下一个太平。

而结界内,却静谧和祥。叶倚岫抚上云宴的大手,摩挲着他指腹指节处的粗糙老茧。

五感敏锐的他们,早已将外头的动静听了个一清二楚。

却谁都没有动弹一步。

云宴唇角微牵,柔声问道:“害怕吗?”

叶倚岫看进他如晨昏星海一般的璀璨双眸,缓缓摇了摇头。

“任他人怎般看我待我,怎般处置我,我都不在乎。”说罢,冁然一笑,“我当是我落下了甚么,这几年来虽说过得充实,内心里,却是一直空落落的。”

“却原来,我忘记了你。”

云宴瞧着他眉目含春,风光霁月的笑容,心底一片柔软。旋即,却倏地瞳孔一缩,噗嗤喷出一口黑浓的血来。

“结界,被击破了……”

叶倚岫慌忙用袖口擦拭从他口中不断淌出的血液,随着结界被冲破,一连串的反噬让云宴内力大损。一时之间,二人身前衣物上已是一片血污。叶倚岫渡了几成功力与他,而后一挥袖,血色剑气大炽,缓缓形成一个只容得下他二人的气场。

“其实,凭我一己之力,完全可以带你冲出重围。”叶倚岫又从袖底摸出一颗云宴曾亲手炼制的毒丹,掐爆后挥洒在结界外,转眼毒气便俱都融入进空气中,“不过是区区凡人,我动动手指就能碾死。”

甫思及从前云宴失望的眼神,叶倚岫敛了敛眸中的血色,又微声问了句:“……如何?”

云宴先是皱眉,闭了闭眼,转而又笑了。笑得万千温柔。

 

“好。”

 

 

【全文完】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三叹三声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