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宠甜。只写有感情有爱的肉】
txt可加读者群获取~79560444
热衷于: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瑶光明月」;
「欺兄成瘾,以下犯上。禁断师生」;
「分别多年后以最美好的姿态相见亲吻拥抱」;
「你是特例,你是唯一,你是光」。
喜:
强取豪夺,无意勾引,偏执痴情。

写的几乎全是以上题材,攻暗恋受宠受、攻受有感情基础是一定的。
写文是爱好,顺便写给喜欢我的文的人看~谢谢你的关注和喜爱^^

【道剑】《岫水》<肆>#江湖仙侠·道长×剑灵# 文/三叹三声收

全文完结。

【道长×剑灵 · 清冷沉稳攻×洒脱不羁受 · 恩怨江湖 仙侠,暧昧向,私设有】

把他当剑三同人或者当原耽看都可以~~(比心


=====================================


<肆>

 

落霞观前庭,地上积雪已被尽数扫净,只见庭内浩浩荡荡地站了一众手持拂尘、雪鬓霜鬟的长老,其身后则跪了一批门下弟子。

身着兰青道袍的决尘长老走出,作了一揖,高声道:“云宴道长,贫道自问平日里潜心修道,且教徒有方,竹轩素来品性端良,是我纯阳不可多得的淑质英才。再者你我二人亦毫无瓜葛纠纷,敢问,道长凭何一口断定这残害叶侠士的罪孽,乃竹轩所为?”

站在几十阶阶梯之上的云宴半搂着身侧因失了内力,身若无骨的叶倚岫上前几步,身形笔挺,一袭白袍迎风猎猎作响,端的是翩然上仙之姿。

怀中的少年着了一袭鹅黄色的儒衫,外披一件鹅毛大氅,面如傅粉,本是淡淡霜色的唇瓣因为先前的剧烈咳嗽而染上嫣然殷红。

他因废了武功而身体乏力,此时软软地倚在云宴臂弯中,气若游丝地一面喘着气儿,一面挑着眼尾斜睨远处众人。云宴甫一低头,便将叶倚岫这副慵懒又脆弱的姿态收进眼底,只觉此刻的少年充满无可言说的魅惑之感,直想将他藏起,不教那许多无关之人看去了少年此时勾人心魂的模样。

跪于决尘长老身后的沈竹轩抬头,佯作一脸惊恐,而看向黄衣少年的眼神,却狡黠诡诈、幸灾乐祸。转而忽觉芒刺在背,眼神一错,冷不防地对上云宴一双寒冰利剑似的眼神。

云宴气场强劲,能将内力与煞气通过眼神传出,直逼得人连连瑟首,额头冷汗直下。

“决尘长老,别来无恙。”云宴施施然开口,却连正眼也不给决尘长老一个,只如看死人一般看着瑟缩的沈竹轩,“据我所知,高足乃决尘长老当年于黑龙沼绝迹泽救出,见其体质命格不凡,遂带回观内教养抚育。高足确是人中骐骥,未及舞勺之年便参悟了水灵根,更修炼至凝气之境第三阶。”

决尘长老眉毛一抖,道:“那又如何?”

“众所皆知,绝迹泽常年有毒瘴笼罩,方圆十里皆是能腐蚀人丹田紫府的雾气,随便一个道行不足的道士便能被毒雾侵蚀得身死道消。而当年高足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幼齿小童,却能在绝迹泽内安然无恙地存活,想必他确是天生带有能操控亦或抵御雾气的灵力。”云宴道,“而叶侠士那日于论剑峰,正是被毒瘴所侵。”

言讫,云宴徐徐抬手,掌心凝出一抹骇人的黑雾。

“这便是从叶侠士丹田内取出的部分毒雾,你们在座的每一位一旦触及,皆会五脏俱损。唯独我纯阳大师兄——”云宴勾唇,一声冷笑,“不信之人,尔等且看。”

话音一落,云宴手掌翻覆,只见那团黑雾霎时变幻莫测,不过几息便凝成了一把袖剑模样,而后直直冲着惊慌不已的沈竹轩攻去!

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大家皆以真气护体,作鸟兽散开。

“且手下留人——!”

嗤——一团青焰凌空袭来,与那黑雾对撞,纠缠片刻,雾气所化的利剑便被冲散。只见来人一袭紫衣翩然,正是那日于黑龙沼对叶倚岫下那般毒手的江彩笺。

“这般大阵仗。”决尘长老身侧的胖老道鄙夷不已,坐观好戏,“连封山派的救兵也搬来了。”

决尘长老被云宴所为气得一个倒仰,一面将一手带大的徒弟护在身后,一面对着云宴吹胡子瞪眼。

江彩笺直直冲着云宴跪下,行礼之后,单刀直入,“云宴道长,莫要错怪了竹轩师兄。人,是我害的。”

在场众人倒是对江叶二人的恩怨皆略有耳闻,听得此话倒都并无讶异。那头奄奄一息的叶倚岫怫然开口:“江彩笺,你可还记得那日在黑龙沼,我对你说过的话?你几次三番害我性命,我就算只有一口气在,也定要你好看!”

江彩笺顾及此时叶倚岫有云宴这等靠山在,故而不敢作威作福,一边心中鄙薄这样一个武功尽废的凡人,一边反驳:“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当年你是如何待我师兄的,我便双倍奉还。我又何错之有?”

叶倚岫蔑笑,道:“仙器,仙器……不就是为了那只阙云炉,尔等所谓的名门正派一个二个的皆疯魔一般,看看你们贪欲的丑陋嘴脸,当真可笑!”

江彩笺置若罔闻,道:“如今你已是废人一个,想必云宴道长哪怕再如何神通广大,也再炼不出第二颗复脉洗髓丹。不若识相点,乖乖将仙器交出,我封山派此后便不会再与你为难。”

“放肆。”云宴厉声开口。

不过是再炼一颗复脉洗髓丹罢了,他的黄衣少年,绝无须受这般屈辱与妥协。

江彩笺眸中闪过一抹狠绝,看一眼站在自己这边的决尘长老一众,再面对云宴时,倒少了几分卑微,“云宴道长,你亦知我封山派在武林中的地位与能力。您若执意为了这样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代表纯阳宫与我封山派对立,您倒是好生想一想,是弊大于利,亦或利大于弊?”

云宴眉头微蹙,对这嚣张狂妄的女子厌恶非常,转眼招式已在手。下一刻,隐在宽大袖口内的手却被叶倚岫不轻不重地一捏。

黄衣少年眼中精光一闪,给了云宴一个眼神,待再回过头来,已换了一张虚弱惧怕的表情。

“……只要我将阙云炉交出,你便不会再杀我?”

江彩笺见状心底发笑,想是这厮心里也清楚,像复脉洗髓丹这样的金馅饼,天底下恐怕再没有第二件能掉下来砸他头上,这不才多少知道怕了。她趾高气昂地回:“自然,看你这般苟延残喘、生死不能的模样,我江彩笺也不是甚么锱铢必较之人。仙器交出,我还我师兄宗赋一个念想,我们这便两清罢。”

“当……当真?”叶倚岫畏畏缩缩的模样,将一个懦弱无能之辈演绎得活灵活现,一只虚弱无力的手在袖底掏进又抽出,踟蹰好半晌,在江彩笺如猛兽一般的可怖眼神里,才将阙云炉不甘不愿地取了出来。

江彩笺一见仙器,双眼都发了绿光,伸手朝虚空一抓,便一把将阙云炉夺了过来,端在手心动用内力反复查探鉴验,半晌后才心满意足地笑了,用封山诀抹去了法器上叶倚岫的名字,一转身便匆匆去了。

只见一旁的大师兄沈竹轩对着叶倚岫冷哼一声,回身也朝着江彩笺离去的方向追去。

这头叶倚岫面色煞白,旋即“噗”地一口心头血喷出,俨然一副气急攻心的狼狈模样。云宴一时有些惊慌失措,忙忙地挥退了众人,带着叶倚岫回屋。

门扉在身后阖上,叶倚岫动作一滞,这才低声呵呵笑起来。

“你这顽皮。”云宴扶额,“又在闹甚么,快让我看看身体状况。”

“无碍。”叶倚岫将粉嫩的舌头吐出,让他看舌尖上半寸渗着血的伤口,“唔,你看。我只是将舌尖咬破,喷出一口逼真的血来,做戏给他们看罢了。”

云宴见了他这副搞怪模样,心中觉着有趣,又几分心疼,伸手捻了捻叶倚岫湿滑的舌尖。叶倚岫脸色蓦地涨红,连忙把舌头抽回,闭紧嘴巴,却感觉舌尖不再刺疼了。

那头云宴将手藏进袖底,仍残留着温热口涎的指腹徐徐摩挲着,面上神色不变,问道:“那阙云炉,是真品?” 

叶倚岫道:“嗯,给江彩笺的确是真的。然……呵,且等着看好戏罢。”

********

却说那厢江彩笺得了至宝,于回封山派的路上,内心既澎湃,又忐忑。

这样一个令武林中众人皆抢破了头的仙器,此时就在她手上,一旦使用后,便可提升不少修为,若是为她所用,不出几月,指不定连云宴道长这般绝世大能,也可不足为惧……

不不不!江彩笺摇头,将不该有的念想甩开。这阙云炉本该是师兄应得的,师兄因为它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自己一心念着师兄,为师兄所不平,感师兄所受之痛,如今她惩戒了仇敌,得到了法器,怎该在此时心生歪念?

江彩笺忆起宗赋那张温润而泽的面庞,又回想师兄抚摸自己头顶时,残留在身体发肤之上的温存。

脚步顿时加快,不过几个时辰之后,江彩笺便回到了太原封山派,绕过易园后山,疾步行至师兄紧闭的房门外。

正待叩门,敏锐的五官却蓦然听得房内压抑的一阵惊呼。

“师兄!叶倚岫那贼人不仅保住了小命,如今还被那大名鼎鼎的云宴道长护在羽翼之下。江彩笺怎的这般无用,竟让那竖子逃脱!听闻云宴道长已将传闻中洗髓伐经的仙丹炼成,若是叶倚岫服了仙丹恢复功力,这下您该如何是好……”

“……闭嘴,闭嘴!闭嘴!”宗赋本是温雅的面容因染了嫉恨与不甘,变得丑陋扭曲,本就痛苦万分,这小师妹还在身旁哭哭啼啼,更是让他心烦意乱,“不就是个江湖三流侠客,不就是个有几分实力的牛鼻子老道,皆不足为惧!江彩笺这般喜欢我,定会想方设法替我去讨要那阙云炉。而待我得了法器……”

屋外的江彩笺后退了几步,突地不想再听到宗赋的声音。然而敏锐的五感却将那平日里和缓磁性、令人心悦,此时竟如猥琐小人一般的嗓音听得清清楚楚。

“待我得了那法器,绝世武功、神丹妙药,还不皆手到擒来!到那时,我武功大盛,甚么封山派,甚么纯阳宫,就算是放眼整个武林,也教他们见了我便心生惧意!”屋内一阵拂落器物的乒呤哐啷声响,“我如今所受的磋磨,都要一一回报给他们!”

江彩笺大惊,心中一时慌乱,忙慌不择路地扭头就走。脑内一阵乱麻,也不知想了些甚么,只一路回了自己的闺房,手中这阙云炉,却好似微微发烫般,被猛地掷在了案上。

师兄……师兄怎的……

她从未见过这样反常的师兄,若不是宗赋特有的嗓音让她无法错认,她定然无法相信师兄也有这般小人嘴脸、令人不齿的野望。她多想催眠自己,那屋子里头的不是师兄、兴许只是自己的一场噩梦。然而……

原来自己的心意,师兄都知道;却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赤诚的真心,在师兄眼里这样一文不值……她,对她所仰慕的师兄来说,自始至终只是个有利用价值的工具!

江彩笺心口绞痛,伏在案上天人交战。一时念着师兄从前的好,一时又因得知了师兄不为人知的一面而挣扎万分。眼泪流个不停,不知几时竟哭昏了过去。

良久,待听得门扉“吱呀”响声,才警惕地惊醒。

只见父亲着急忙慌地进来,道奇哉怪哉,不过几月时间,纯阳宫竟两次金光大现,现下,定是又有一枚绝世仙丹问世!这纯阳哦,到底再搞甚么名堂。

江彩笺闻言,细细一想,心里暗道不好,莫非云宴真替叶倚岫又炼制出一颗复脉洗髓丹不成?云宴这般耗费功力,就是以他这样的修为,也应承受不起连续炼制两颗神药所付出的代价!他倒是不怕爆体而亡!

不知云宴还有多少奇丹妙药,凭他这样对叶倚岫倾心倾意,定是不惜将一切好的都用在少年身上。江彩笺将一口银牙咬碎,想到待叶倚岫恢复功力,她这个害他一次二次还不够的仇人,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紫衣女子敛眸,顷刻间思绪万分。案角处明明暗暗的烛火,照得江彩笺明艳动人的脸晦暗不明,一双翦水瞳眸中,映出的是那只流光溢彩的仙器阙云炉。

不知这般思量了几个时辰,早有私心的江彩笺,终是下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决定。


评论
热度 ( 25 )

© 三叹三声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