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宠甜。只写有感情有爱的肉】
txt可加读者群获取~79560444
热衷于: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瑶光明月」;
「欺兄成瘾,以下犯上。禁断师生」;
「分别多年后以最美好的姿态相见亲吻拥抱」;
「你是特例,你是唯一,你是光」。
喜:
强取豪夺,无意勾引,偏执痴情。

写的几乎全是以上题材,攻暗恋受宠受、攻受有感情基础是一定的。
写文是爱好,顺便写给喜欢我的文的人看~谢谢你的关注和喜爱^^

【道剑】《岫水》<叁>#江湖仙侠·道长×剑灵# 文/三叹三声收

全文完结。

【道长×剑灵 · 清冷沉稳攻×洒脱不羁受 · 恩怨江湖 仙侠,暧昧向,私设有】

把他当剑三同人或者当原耽看都可以~~(比心


=====================================


<叁>

 

“却说那日华山温度骤升,纯阳宫内气流紊乱,人人坐立难安……不过几息,就见远处落霞峰一道惊雷,忽而飞沙走石,树影翕歘,天地间鬼哭狼嚎!你猜怎的,而后竟有一束金光直直从落霞观屋顶冲出!穿破云层,惊天动地,照亮了整片天空!”

江彩笺身着紫檀劲装,伸手拂去眼前枯枝。空雾林中透亮的雪、茂绿的松,更衬得她一袭紫衣翩然。

女子无奈一笑,听罢同行纯阳师兄沈竹轩一番夸大其词的转述,问道:“当日奇景,真有你口中所说这般神乎其神?”

“自然!毕竟我云宴道长可是炼就了世间仅此一颗复脉洗髓丹!”沈竹轩摇头晃脑,得意洋洋,活像是自己将那仙丹炼成的一般。

江彩笺也是饱览群书,自然对这仙丹略有耳闻。心中莫名慌乱,呐呐又问:“据我所知,欲炼此丹绝非易事,不仅每一味草药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且练丹所耗的内力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能有此修为的大能亦是凤毛麟角。云宴道长费劲心神炼这复脉洗髓丹,所为何?”

沈竹轩不知其悉,又不愿在爱慕之人面前拂了面子,便绞尽脑汁在脑内一阵编排,正欲开口,忽见远处剑气阵阵,剑光频闪。

江彩笺循着声响遥遥一望,刹那肝胆俱裂!却道远处皑皑白雪中,一抹明黄如盛放在雪地中的素色梨花,恁的刺眼夺目。

江彩笺无声尖叫,那竟是几月前差一些惨死在自己手中的……

“叶、叶倚岫……!?”

他怎的没死?不仅身子痊愈,而且看这生龙活虎的架势,却比全盛期的他还要强劲几分?!

江彩笺惊怒不已,想起叶倚岫死前所说要让自己生死不能的狠绝之语,更是骇得如筛糠般震颤起来。

“莫冲动。”沈竹轩与江彩笺走得近,自然听她说起过自家师兄与这小魔头的恩怨,“他现在云宴道长的庇佑下,我们若是贸然出手,只会讨不了好。”

江彩笺唯恐叶倚岫发现了他们,忙愤愤后退,嘴里惊惧地咕哝着:“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办……”

沈竹轩存心想要讨得江彩笺的好感,略略思量片刻,转而眼珠子骨碌一转,心中已有了计较,立即附与紫衣女子耳边窸窸窣窣一番。

却不知远处的叶倚岫五感敏锐,早已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嘴角一扬。

呵……竟这样快就送上门来了。

********

云宴不知何时现身,一只大手攥住少年浑圆的肩头,暗暗蕴了几成内力,生生将叶倚岫出招的剑法遏制住,使得少年不满地抬眼瞪视。

“你这功法,出自何门何派?”

“无门无派,自创的。”叶倚岫抚着雪名剑泛着森寒剑光的刃身,漫不经心地道。

“出招果决凌厉,剑法上乘,可看似毫无破绽,实则却华而不实。自创的功法,终究缺了几分气韵。”云宴叹息。

叶倚岫不满道:“云宴,你前不久才夸我武功高强,就算是你也不知能过我几招。现下又道我自创的剑法华而不实,这是何意?你可敢与我比试一番?”

云宴自然应允,因武器在少年手中,便空手接白刃,面对少年凌厉刁钻的攻击,仍长身玉立,一副飘飘然之貌。

叶倚岫不过堪堪与他过了数十招,云宴就凭掌风将其轰了出去,少年略显单薄的身子狼狈地摔在论剑峰的山崖之侧。

“嘁。”叶倚岫啐一口带血的唾沫,踉踉跄跄起不了身,“……之前所言,果然是唬人的。”

“非也。你曾经的能力,着实、远高于我之上……”云宴望着白皑天际,目光沉静。

“曾经?我竟比现在更要厉害?”

少年眼生异彩,神采飞扬,嘴角边一道残血更衬得他眉目矜娇,带着几分血性的美艳之感。

云宴强捺心中历乱,避而不答,上前将他扶起,捏着袖角一点一点掖去他唇角边的血渍。转而柔声道:“来,我教你一套独属于你的,绝世剑法。”

言讫,云宴一抬手,那头叶倚岫只觉握着雪名剑的手掌发烫钝痛,下意识甫一松手,俯仰之间,雪名剑便“嗖”地飞回云宴掌心中。

旋即,云宴将剑一抛,蹬地凌空而起,手掌悬于剑柄之上。身随意动,剑随意走,人剑合一,在空中如游龙穿梭,一时间,只闻嘶嘶破风声响,哪见云宴身影?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叶倚岫啧啧称奇,待云宴一式舞毕,周遭被剑气所及的积雪尽数纷崩而开,露出方圆数十尺的青石板地面。

“这是甚么剑法!”少年激动非常,心如擂鼓,不肖云宴开口,见了这等不俗的功法,说不心动亦是假话。

“此剑法名为……”云宴一闪身,已在叶倚岫身后,他欺身靠近少年的身子,将雪名剑稳稳当当地塞进叶倚岫柔嫩的手心。

“名为,岫水剑法。”

男人温热的胸膛紧贴在少年的背脊,又带着些微凉的寒气,如华山的最后一片雪,寒冰刺股却又裹挟着徐徐和暖的春意。叶倚岫内心一颤,竟没有躲闪来人这般亲昵之姿,默默攥紧了手中仍带着那人体温的剑柄。

“方才,只是岫水剑法的第一式。往后,我会将全套岫水剑法尽数传授与你。”云宴说完,将手掌垫于少年持着剑的手腕下方,微微抵了抵他无力的腕部,右手虚扶着他窄瘦的腰侧,“手腕抬高,底盘微微下沉……”

“云宴。”

叶倚岫忽的沉沉哑哑地开口,云宴轻声应了一句,便听他飘忽不已的声音问道:“为何?”

“嗯?”

“为何这般倾心倾力地待我?”

云宴微怔,一哂:“待你学完这套剑法,兴许能够想起来。”

转而又出神道:“亦或许,你本不该想起……”

个中缘由,云宴不愿说,叶倚岫哪怕是好奇得抓耳挠腮,也毫无办法。

接下来的时日里,叶倚岫白日跟随云宴操练“岫水剑法”,晚间则与云宴一道趺坐在炼丹房内,借用阙云炉法器之力,调息练功。

叶倚岫聪敏非常,不过小半月有余,就将岫水剑法参悟了个十有八九。云宴继而看了几天,对少年精湛的武学功力大感满意,但看进少年随着一招一式逐渐血红的眸子时,又失望地折起了眉心。

之后,云宴见他学有所成,便不再与他一道练功。叶倚岫闻言,舒了一口气,却难以忽视心头隐隐的失落之感。

********

一日,叶倚岫在空雾林打坐练炁,末了在脚边发现几株形貌上乘的不凡药草,便拔了几根,飞回落霞观,信手扔在云宴房外。

近来他时常在纯阳地界发现不少看似并非凡品的花花草草,想来云宴合该热衷于神农草药,便闲来都采了送他。

从落霞观离开后,叶倚岫照例飞向论剑峰修习剑法。不过片刻,便觉周遭雾气浓郁,进而影响体内炁体运转。他却未多想,忙收拾心神,双足跏趺,盘膝调息,深深纳了一口气入体,几息之后,陡然瞪大双眼!

“啊——!!”

不过将将修复的丹田,刹那被浓黑雾瘴缠绞,碎成一团烂泥,此般痛楚竟比那日被江彩笺生生掏空腹部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宴!云宴——啊!!”

叶倚岫痛得惊呼,然而吸入体内的雾瘴愈多,那绞紧丹田的力道也愈大。叶倚岫忙屏气凝神,哆嗦着从袖底翻出一颗黢黑的仙丹,握在掌心“啪嚓”捏碎。

江彩笺——!

叶倚岫承受着非人的痛楚,一双眼变得猩红。江彩笺……便知一碰上那女人就没甚么好事儿!

 

却说那厢云宴到来之际,就见那白衣少年倒在黑雾缭绕的论剑峰顶,浑身巨颤,不省人事。他登即心底咯噔一沉,箭步上前,一挥袂驱散毒瘴,又立剑布下一圈气场,这才忙不迭地附身查看叶倚岫的情况。

“云宴,是江彩笺……”

云宴盯着他空空如也的丹田,一时之间失了语。

“我那日,见她来了纯阳……”叶倚岫气若游丝,双眼猩红一片,“那个女人,我要她不得好死……!”

云宴将他温柔地拦腰抱起,却听得怀中人又一声沉闷喟叹响起,旋即,胸膛一片温热,雪白道袍一时间染了刺目的红。

“只是你费尽心血替我炼制的丹药……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论剑峰上,一片岑寂。


评论
热度 ( 26 )

© 三叹三声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