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宠甜。只写有感情有爱的肉】
txt可加读者群获取~79560444
热衷于: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瑶光明月」;
「欺兄成瘾,以下犯上。禁断师生」;
「分别多年后以最美好的姿态相见亲吻拥抱」;
「你是特例,你是唯一,你是光」。
喜:
强取豪夺,无意勾引,偏执痴情。

写的几乎全是以上题材,攻暗恋受宠受、攻受有感情基础是一定的。
写文是爱好,顺便写给喜欢我的文的人看~谢谢你的关注和喜爱^^

【苍藏】现代网游《北冥有鱼》Chapter9-11 文/三叹三声收

◇◆苍X藏《北冥有鱼》Chapter9~11◆◇

主催:团子

主笔:三叹三声收

画手:花棠 

排版:南大古

 

———————————————

  • 腹黑苏攻×炸毛受

  • 现代网游背景,上个赛季写的,在苍云还是爹的时候

  • 傻白甜文,很傻很白很甜,非自苏文

  • 剧情狗血,脑洞老套,文笔稚嫩,文风尴尬,逻辑不严谨

  • 游戏A了太久,不懂CJ以外的技能,打斗场景请勿认真

  • 环环相扣,不写废话废人,有看不懂的地方那一定是伏笔

  • 本文纯纯属虚构,请勿代入现实真人

———————————————


将狗血进行到底!!有关游戏的bug一直都比较多,大家不要太较真啦_(:з」∠)_接下来应该是三次元的剧情比较多啦~下一更就能更完了!

谢谢大家喜欢~~~~~哈哈哈哈=3333333=


————————————————



【第9章】

 

面前是一位成女,有着一张清纯又透着几分妖冶的脸,她一身白色曳地长裙,右手执着一把千机匣。叶北冥盯着她看的时候,人物正在做待机动作,持着千机匣做蓄势待发之姿,凌厉而又美艳。

角色的头顶上是三个黄色的字——炮炮团。

 

[炮炮团]说:[叶北冥]这么巧!

[炮炮团]说:好久不见呀~

 

叶北冥选中了炮炮团,看着她头顶冒出的当前白字,又若有所思地用鼠标摩挲着她的名字。

那厢炮炮团完全没有前情缘相见而有的尴尬,还跟他亲昵地打着招呼,就像是许久不见的友人对面寒暄几句那般。可叶北冥却动弹不得,也不知该说什么。

“北冥,你还没准备好吗?”

脑子有洞嚷嚷着:“这家伙是不是卡了!”

那头的穆以鲲又等待了片刻,选中了叶北冥的人物,陡然见到对方的目标是一个叫炮炮团的炮姐,踟蹰片刻问道:“你情缘?”

叶北冥下意识地回:“嗯。”

末了又摇摇头,吸了吸鼻子,“嗯……不是。我们进吧。”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因为叶北冥个人阴郁气场的缘故,整个队伍都死气沉沉。对手看到对面的队伍一片阴云密布,吓得都退了场。当然据脑子有洞说,应该是他们的大苍爹太可怕了的缘故。

待到终于郁闷地打到九段后,苍爹一声不吭地退了队,脑子有洞狂笑着去挑名剑大会的装备了,叶北冥也随意地买了两把武器,存在仓库里,顺便又去交易行淘了淘五彩石。

正整理包裹时,突然弹出了一个小窗口。叶北冥一时手快,正取东西呢,直接点了“确定”。

这鼠标一点击,电脑一个顿卡,竟显示正在读五毒的地图。

“卧槽?这啥?”

 

叮铃铃一响,叶北冥的人物出现在屏幕中,四下是一片花白。而后,开始急剧下落——

“哎??”

叶北冥以为是自己卡了,连忙乱点鼠标,然后就看到自己的二少“啪叽”摔在了地上,死了。

下一秒,一个苍云稳稳地落在了自己的脚边,还坐在自己身上开始打坐调息。

 

[叶北冥]说:????

[穆以鲲]说:我召请了你。

[叶北冥]说:????!!

 

妈蛋,敢情那窗口就是穆以鲲发的召请邀请?他还飞在半空中邀请自己,让他一读出地图来就从高空中落下摔死??!

“……”

叶北冥默默地点了原地复活,站了起来,胯下正好对着穆以鲲的脑袋。他黑线直冒,不露声色地退了几步,转过身去,一言不发地也开始打起坐来。

血回满后,他淡定地站起身,点开左下角的好友列表,找出穆以鲲的名字,右击,“加入仇人列表”。

 

你已对[穆以鲲]开启仇杀。

3,

2,

1!

 

叶北冥一个回身,立即对那个紫红名字的穆以鲲玉虹贯日过去!

没看大爷他正不爽呢吗!没眼力见儿的混账家伙!还来招惹他!

 

两人一路又追又打地纠缠不休,苍爹被砍倒了就迅速站起,复又没皮没脸地去撩拨叶北冥。后者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野猫,嗷嗷叫着不断抡起重剑鹤归!风车!

正追击得酣畅淋漓之时,音响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你看。”

叶北冥打开频道一看,见脑子有洞早就退了,穆以鲲名字前面的绿灯在频闪着亮光。

看毛看啊!

叶北冥咒骂一声,切回游戏,调转角度又迅速而凌厉地砍了他一刀。穆以鲲嗷一声倒了下去,叶北冥冷哼一声,后退一步,猛然一抬眼——

面前是一片彩虹似的五彩晨光,有点点亮光洋洋洒洒地飞落,点缀着自己人物的轮廓,渲染出一层耀眼的五彩颜色。待机动作下角色左右晃动时,衣袂随着动作而翻飞,洒落一地光辉。

“别难过了。”穆以鲲嗓音柔和,“五毒幽冥泽的这个高坡上很漂亮,请你看风景。”

 

叶北冥的手离开了鼠标,缓缓覆上了自己的心口。

卧……槽……啊……这是什么奇怪的感觉,他的心脏仿佛被狠狠击中了!

 

“我知道你和炮炮团的事情。”穆以鲲说着,仍躺在草地里,似乎是因为原地复活太多次,再次复活的时间才越来越长,“那个炮姐是我们帮的,当初和帮主情缘后从恶人转过来的时候,闹得沸沸扬扬,这件事情还上了贴吧。只是……没想到那个二少是你。”

叶北冥沉默了,游戏里的角色也纹丝不动。

“我们帮主人品不行。”

穆以鲲嗓音一沉:“我替他向你道歉。”

叶北冥鼻子一酸,这才调整耳麦,轻轻地“嗯”了一声:“没什么的……你不用道歉。”

叶北冥当初和炮炮团情缘了一年之后,在某一天发现她正和一个叫“一剑九州”的成男在纯阳放真橙之心。叶北冥心大,本也没在意,想着和亲友炸炸橙子什么的实属正常。可后来叶北冥发现,慢慢的,炮炮团不再天天粘着他做任务看风景,有几次叶北冥加她队伍时,队里都有一个道长。

那个道长,便是浩气遮天帮会大帮主,一剑九州。

等到叶北冥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自己已经被NTR了。

两人都没有明着说死情缘,只是慢慢地不再联系,不再交往——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再去死死纠缠着问“为什么”之类的总归还是掉面子,只会闹得双方尴尬罢了。分开后,叶北冥也渐渐有了自己的圈子,不再成天到晚地围着炮炮团转。说不习惯,可过了几个月大半年的也习惯了,那些砸在她身上的钱就当是分手费,那些花在她身上的感情和精力,也权当做是喂了狗。

等到想通后,叶北冥为了不让自己又陷进去,删了和炮炮团的所有联系方式。除了偶尔会在世界频道的真橙之心系统公告里看见她的名字之外,别的地方是真的毫无干系了。

 

叶北冥席地而坐,望着天边一片晨光,和穆以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听着他从音响里传出的魅惑人的男声,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还挺温柔的。

叶北冥吸了吸鼻子,突然道:“嗯,我今天心情好……给你唱首歌吧!哈哈哈哈!”

穆以鲲的语气里带了点宠溺:“好。”

打开酷狗,叶北冥插上耳机,调了调YY的混响。

整个频道安静了足足有一分钟。而后穆以鲲那头听见了滋滋滋的进麦声,没有音乐,而叶北冥名字前的绿灯正在不停地闪。

旋即只听对方轻轻咳嗽了一声清嗓,接着,软绵绵的歌声从耳机里传来:

“我的黑夜你的白天

等眼睛睁开

你在昨夜我在今天

总是慢半拍

一千里雪花眼泪掉下来

这城市因为有你在”

 

是叶北冥的清唱。

因为没有伴奏,他的每一个转音,颤音,小拐音,换气声都清清楚楚地传进了耳中,戴着耳机感受着,让人感觉好像是他正温柔地轻轻环抱住自己一样。

“因为有你在”这句还没唱完,钢琴声缓缓地响起,伴奏插入。叶北冥和着音乐继续柔柔地唱着:

“你的回忆我来经历

双份的精彩

我的青睐你的依赖

有同样未来

古老城墙外长大得太快

这城市怀念你的离开

我们只是傻的可爱

幻想飞起来

能飞过层层山脉一片海

我们已经不是小孩

不想再被简单的崇拜

 

深深呼吸浅浅感慨

当幕布拉开

学会忍耐学会等待

要心低下来

有太多阻碍有太多无奈

这城市让我们明白

我们只是傻的可爱

幻想飞起来

能飞过层层山脉一片海

我们已经不是小孩

不想再被简单的崇拜

我们只是赌上现在

换一个未来

说好了不再摇摆不管好坏

我们逆风风奔向未来

而你在

心跳得很快”

 

叶北冥此刻,温柔得要了命。

“心跳得很快,跳得很快……”叶北冥唱完了最后一句歌词,突然哽咽了一声,将头低低地埋进了臂弯里。

 

 

炮炮团:情缘缘唱歌真好听!嗷嗷嗷嗷!少女心要复苏啦!

叶北冥轻声笑着,唱完最后一句,趁伴奏还未结束,低沉着嗓音缓缓说道:

“从S市到H市的时间,2个小时,17分,39秒。”

“……我和你的距离,有八百二十六公里。”

炮炮团开麦,软糯的声音道:“我想见你……等下个月放暑假了,我就去S市找你!”

 

 

同样的一首歌,回忆里的人却不在了。

叶北冥抬起头,看向游戏界面,只见穆以鲲站在自己身边,不言不语,却傻兮兮地撑了一把油纸伞。

叶北冥噗嗤一笑,吸了吸鼻涕,恶狠狠道:“你不要以为这样我们就冰释前嫌了!大爷我就是心情好给你高歌一曲,以后野外见到你了还是要追着打!!咱没完!”

穆以鲲在那头低低地笑出了声。

  


【第10章】

 

“我说叶北冥我的小祖宗哎,我都在楼下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了!你怎么就是下不来啊!你还在上面化妆自拍不成??”

叶北冥吼一句:“马上!马上!五分钟!”就挂了陈编辑的电话,在衣橱里翻出一副满意的墨镜戴上,这才风风光光地出了门。

叶北冥坐上陈编辑的车,一抬墨镜,挑挑眉:“怎么样?”

陈编辑看也不看他:“什么怎么样?”

“唉。”叶北冥重重叹一口气,“我知道,就算我戴了遮住我半张脸的墨镜,还是遮挡不了我这明星气质。”

“什么……什么气质?”

“咳咳,明星作家的气质——哎哎哎?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的微博粉丝可有两百万!两、百、万粉丝!我要是直接这么走出去可是会被围攻的!”

“哦。”陈编辑一踩油门,“你给我系好安全带!再不去书展就要迟到了!”

轿车一路疾驰,叶北冥优哉游哉地坐在副驾,突然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一看,竟是二狗子发来的回信,称自己生病住院了,一切都不是很方便。

想起二狗子,他心里也有些隐隐的担心。忙在路上给他打了个电话,并称之后会去一趟B市,有缘再见,你多保重!

 

终于到达了世贸商城,陈编辑带着叶北冥从后门进了书展会场。叶北冥看了看一路上的宣传海报,惊讶道:“这么多同行都在?”

“是啊,这次书展连续三天,办得特别体面特别盛大,连今年新晋作家,咱们的大牌儿‘摆架子王’都给请到了!嘿嘿。”陈编辑说着,指了指远处的空位,“你去那边的幕帘后待一会儿,我去叫人再运几沓书过来。”

叶北冥依言往前走,末了又被陈编辑拉住,悄声道:“你的书迷早早就开始排长队了,你先低调点儿,别让他们认出你来惹出乱子!”

“知道啦——”叶北冥走过去,看了一眼台子上摆的写有“北冥”的牌子,又回头看了一眼大排长队的读者们,而后就被幕帘后的工作人员给邀请了进去暂时休息。

 

“哇刚刚过去的那个汉子好帅好帅啊!”

“不知道是哪个工作人员小哥?等一会儿结束了去勾搭一下!”

“感觉很像‘绝城’的男二哦!”

……

这次签售会,读者买门票进入世贸商城后,可以自行去喜爱的作家展台处买书候签,亦可自带小说,每人限签两本。

约莫一刻钟之后,叶北冥的场开始了。他摘下墨镜,整理了仪容,才缓缓从幕布后走了出来,坐在了展台前的空位上。

叶北冥一坐下,半场安静了一秒,随即自己的面前响起一阵尖叫!

“啊啊啊啊啊北冥大大!!北冥大大来了——!!”

“卧槽啊刚刚那个汉子果然是北冥大大!天啊噜!”

“好帅!!救命我不行了……”

“北冥大大我爱你……!”

 

叶北冥无奈地笑了笑,接过面前第一位女孩子手中的书本,抬头道:“你好。”打开扉页,潇潇洒洒地签了自己的大名,而后展露出公式化的微笑:“谢谢你的支持。”

而后一本接一本,一人接一人,读者提出的握手、写祝语、合照等合理要求叶北冥都会一一满足。队伍越来越长,叶北冥抬手看了看手表,离中午休息还有半小时,签得手都快酸死了……

临上半场结束前,最后一个妹子递上了一份东西,矮个子的软妹红着脸道:“北冥大大,这个是我刚托人买的M记甜点和很好吃的拌饭,请你收下,快吃中饭吧!”

叶北冥踟蹰片刻,理应他不该收陌生读者的食物,但看妹子如此软萌……嘿嘿。他道谢后笑着接了过来,顺手送了她两张书签,而后起身,对着后面排队的读者大声道:“大家辛苦了!都还没吃中饭吧?”

读者们摇摇头。

叶北冥想着,签售会要到下午三点才结束,他们都才排到一半,没签到是肯定不会离开的。他想了想,叫来了陈编辑:“编编,你清点一下人数,给他们每人买一份简单午餐吧!”

陈编辑看了眼黑压压的人群,苦恼:“这……不在我们的工作范围之内啊……”

叶北冥打断他:“钱回头打你账上。”

陈编辑这才回头嘱咐了几位工作人员,就领着叶北冥去后台吃饭了。留下身后一众书迷在原地嗷嗷乱叫。

他们的北冥大大简直是天使!

 

“想不到你还挺会收买人心的。”陈编辑偷笑道。

叶北冥喜滋滋地吃着书迷送他的甜点,不置可否。又听陈编辑说:“这次签售会啊,本来就是想替你再拉拉人气,没想到没怎么做宣传,你小子个人人气还是不减当年嘛!”

叶北冥整个人被夸得尾巴都翘到了天上。

下午的场于一点钟准时开始。

叶北冥照例从容不迫、态度亲和地和读者打着交道。当一位少年蹦蹦跳跳地离开后,叶北冥反射性地看向下一位,却当即怔住了。

面前的人比他更要震惊。

 

“你好。”

叶北冥接过他递来的书,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道:“你也来了。”

祁晗怔忡良久,这才唤:“北冥。”

“嘿嘿。”叶北冥朝他眨了一下眼睛,“回家再跟你解释。”

叶北冥笑得好看,在祁晗的眼里,这个人,好像在发光。

美得不可方物。

那头的叶北冥竖起签字笔,低头一看,祁晗带来的,竟是市面上早已绝版的《华梦》。书本崭新,甚至可以看出连外包装都是刚撕的,应该就是他之前所说的那本只用来收藏的版本。

叶北冥心头一感动,小心翼翼地翻到扉页,下笔时顿了顿,而后落笔写下了一句话。

 

To 祁晗:

谢谢你读懂我,读懂我的作品,给我动力去继续坚持梦想。我希望今后的创作之路上能有你陪伴。得此知己,一生难求!

然后,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叶北冥。

 

叶北冥将《华梦》递过去,而后看他刚买的厚厚一沓自己的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真是肯为我砸钱……这样,我回头去你家慢慢签,行不?”

祁晗看着他,宠溺地一笑,点了点头。

叶北冥竖起食指抵在唇上做噤声状:“嘘,秘密哦。”

 

最后,叶北冥一直到四点才陆续收场。由于读者实在太多,他又不忍心让后面排了几个小时的人因过了时间见不到自己,便心软多留了一个多小时。等到工作人员遣散了痴迷的读者后,会场才安静不少,叶北冥戴上墨镜,对陈编辑道:“我有点累,我先去车上等你,你这边快点啊。”

说着,直接从大门走了出去。

越过商城安检走向旋转门时,叶北冥蓦地看到了一抹熟悉的人影。他滞住了脚步,唰啦摘下墨镜凝神一看。

“祁晗?!”

后者闻言转身,迎上前去:“你来了。”

叶北冥左右看看,疑惑道:“你……”

“我送你回家。”祁晗抓起他的手腕往电梯口走去,“让我为喜欢的写手献一下殷勤,可以吗?”

“噗。”叶北冥喷笑,跟着他来到地下停车库,“好就依你~~来,扶本宫上车~~”

坐上祁晗的车后,叶北冥和陈编辑打了个招呼,收起手机又听祁晗发动了汽车,同时说道:“再赏个脸,去我家我做饭给你吃。”

“哈哈哈,犒劳我的吗?”

祁晗转头看了他一眼,下一刻,伸手抚上了他的头顶,像抚慰狗狗那样顺了顺毛。

 

◇      ◆      ◇

 

再一次来到祁晗家里的时候,整个感觉都不一样了。

呃,特指的是,身后那个大男人的感觉。

祁晗似乎是面对他时,会有种奇异的紧张感,尽管他把持得很好,依旧努力保持霸道总裁的气场,但叶北冥身为观察入微的职业作家,留心一看就能看出,祁晗较之前确实有点微妙的变化。

祁晗邀请他坐在沙发上,问:“想喝点什么?”

叶北冥被他的样子弄得想发笑,“嗯,可乐吧。”

他没过多久就坐不住了,起身四处打量。祁晗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叶北冥站在他的书架旁边,微微俯身看着某一排DVD。有些是英文原版的,祁晗就看他歪着脑袋仔细看那DVD盒子脊背上的英文名,脑子里无来由地忽的冒出“好萌”两个粉红大字。

他上前一步,将水杯递给他。叶北冥一看,问:“可乐呢?”

“我家只有水。”

叶北冥满头黑线:“……那你就不要问啊!”

祁晗转而问:“饿吗?我去准备晚饭。”

“嗯嗯!中午都没吃多少,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啦。”

祁晗说:“中午帮我们这么多人都买了午饭,你也真是……”真是善良得可爱啊。

祁晗曾很多次看到叶北冥善心大起,照顾过小区楼下的流浪猫。他记得,有一次他买了一袋牛奶回家,路上见到一只可爱的小奶猫便抱在怀里,奶猫却饿得咬住他的手指磨牙。他转头撕开牛奶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容器装,干脆就一点点地倒在手心里让小猫喝。

小猫是真的饿坏了,闻见奶香味就扑过去埋头舔喝叶北冥手心里的牛奶。粉红色的小舌头舔得飞快,叶北冥手心痒得忍不住笑得浑身发抖。小猫喝完了四处望,最后委屈地抬头看着他,叶北冥又被萌得不行,急忙又倒了几回让那只小猫喝个够饱。

而祁晗也被叶北冥萌得不行,此后开始频繁地关注这个少年,渐渐觉得,他哪里都十分吸引自己。

“来,菜上齐了。”祁晗将一大碗白菜鳕鱼羹端上桌,一抬头便看见叶北冥嘴角一点褐色的汤汁,正揣着手傻呵呵地冲他笑。

“还偷吃。”祁晗将碗筷递给他,“嘴角,脏了。”

叶北冥面上一窘,忙伸舌头舔,舔舔,再舔——

祁晗抽了张面巾纸,凑上前,抬起他的下巴仔细地替他拭去嘴角的汤汁。

真要命,看着那条红色的小舌头他都快要不行了。

 

叶北冥却僵在了原地。

祁晗靠得很近,近得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而对方的目光炙热地在叶北冥的身上燃烧起来,好似要将自己从里到外烧个精光,化为齑粉,尽数击溃。

他看着他浅褐色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的模样,叶北冥双颊通红,心脏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跳动了。

 

“吃、吃饭吧……”叶北冥夺下祁晗手中的面巾纸,又胡乱抹了抹脸,欲盖弥彰地拿起筷子埋头吃饭。而那头祁晗也冷静了下来,替叶北冥夹了几口菜,想了想,说道:“我很诧异,你居然就是北冥。”

“抱歉啊,其实在那天我就知道其实你是我的读者了。”叶北冥吃一口红烧肉,含含糊糊地道,“就是和你一起讨论‘华梦’的那天。”

“其实我很高兴……你那么喜欢我的书,那么懂我。”

说着,叶北冥又像鸵鸟一样把脑袋埋下去了。

“说来,我单方面地喜欢你也有快六年了。”祁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叶北冥吓了一大跳,脑子登时便当机了:

“什么?!你你你你你你喜欢我??”

“……的书。”

“……”叶北冥苦笑着“哦”了一声,又道,“那天和你畅聊后,我灵感大发,而且也找回了失落已久的自信。你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能遇到你,我真的好幸运!”

“能帮上我喜爱的作者,也是我的荣幸。”祁晗由衷地道,“我很开心。”

二人相视一笑,空气中有甜蜜的因子在蹿动。

 

◇      ◆      ◇

 

叶北冥在隔壁坐到很晚才回到自己的家。他走进玄关,关上门,在漆黑一片里捧住了自己的脸,嘤嘤叫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

“怎么这么开心!啊啊啊啊——”

叶北冥一路尖叫着又蹦到了床上,双腿夹着被子从床的这头滚到那头,激动得直冒鼻涕泡儿。

祁晗,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叶北冥抱着被子,将半张脸埋在被子里,眯着眼想着。

 

滴滴——

手机突然响起一阵提示音。叶北冥卧在被窝里又磨蹭了一阵,才摸出手机来,滑开YY语音消息提示,打开扫了一眼,下一秒,脸色大变。

 

炮炮团:北冥,我好想你。你把我的QQ和微信好友都删了,我翻了翻,还是在YY找到你了。

炮炮团:我喝醉了,突然好想你,想你想到哭了一个晚上。

炮炮团:我明天醒来以后一定不会承认的,但是我真的好想你……北冥…………我好想我们的从前,可是你现在不会原谅我了……

……

叶北冥内心五味杂陈,猛地关掉手机,反手砰地摔在了地上。

这算是什么意思?

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之前的好心情算是全部烟消云散了。叶北冥抱着被子,缩了缩身子,不知何时又晕晕乎乎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之后,惊觉已经中午,叶北冥头脑昏沉,起床后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估计是感冒了。简单填饱了肚子之后在家里左右找不到感冒药,只好去对门找祁晗,而门铃按了很久都没人回应,叶北冥一看手机才发现今天是星期一,人家需要上班,而自己是自由职业,日子过得昏头,早就记不得今夕何夕了。

他失落地返回了房间,给自己煮了碗姜汤,舀了一大匙白砂糖,而后躺在床上开始玩手机。叶北冥四处闲逛,看看微博,看看微信,又看看QQ空间,最后索性打开了JJ文学城的客户端,往读者评论区下滑,倏地眼睛一亮,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那个马甲名为“其名为鲲”的读者又发了长评!

叶北冥拼命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点开评论。这次,其名为鲲主要点评了他近日来的更新,提点了一番,又挑了些小毛病,最后祝他早日找到灵感,尽快重新写出和以前一样精彩的好作品云云。

叶北冥嘻嘻笑着,啜了一口姜汤,在床上翻滚了一圈,然后支着脑袋想了想,破天荒地给这条长评亲自写了一番几百字的感谢回复。

很快,这条长评又被众多读者顶了起来,并且再次有幸被叶北冥分享到了微博上。

因为这其名为鲲两次被翻牌,微博渐渐刷出了一拨“鲲鱼”党,更有#北冥有鱼其名为鲲#的热门微博上榜。唔,只是叶北冥并不关注罢了。

 


【第11章】

 

祁晗知道叶北冥重感冒在家,家里连个药都没有的时候,有点生气。说他这么大的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而后亲自去到叶北冥家替他做饭,照顾到他重新恢复健康后,又凶巴巴地嘱咐他有任何事就打电话给他。

之后祁晗更是有事没事的就找机会和叶北冥玩儿。两人在一起打打电竞,聊聊小说,做做饭,有时候叶北冥不想写文却不得不交稿的时候,祁晗也会低声哄几句,然后泡杯咖啡在他旁边坐着,陪着他赶稿。

两个大男人的日子过得好生惬意。因为祁晗频繁的“骚扰”,渐渐地,叶北冥也不怎么上剑三了。

所以当暌违多日再上线跑商时,他看着自己第N次倒下的尸体,终于怒火攻心!

特么的,是不是穆以鲲找了这么多刺客来干他啊!是不是想他了!想干他啊!

叶北冥躺在沙地中,看着不远处的传送点做出了尔康手的姿势。而后瞪着面前黑压压的一众人,和头顶窗口显示的两分钟原地复活时间,恨得直咬牙。

[叶北冥]说:你们干什么?!

[一只喵哥]说:/骷髅

[一只花萝]说:不要脸。

[叶北冥]说:那小妹妹,你骂谁呢你?/微笑

[一只军娘]说:[叶北冥],以前上过818还不够?还想干嘛?

[叶北冥]说:???????????

[一只二少]说:就知道勾搭我们帮主夫人,恶心,真丢我们黄鸡山庄的脸!

[一只喵哥]说:起来啊!龟孙子有种起来再打啊!

 

叶北冥被骂得狗血淋头,却一头雾水。咬咬牙“腾”地原地复活站起,身子还没站稳,唰唰唰一片技能光闪现,自己又倒了下去,头像下还多了一个“锁魂”的截元丹Debuff。

“该死的!到底怎么回事!”

他招谁惹谁了?

[叶北冥]说:一群人打我一个,有理了还?/微笑

[一只丐太]说:欺负的就是你这贱人!

[一只军娘]说:等我们帮主来了,赶快道歉,不然杀你退服!

[叶北冥]说: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神经病啊!

[一只花姐]说:炮炮来了!!

随着这只花姐的话音一落,叶北冥眼前一闪,一个身着白衣的炮姐落在自己的不远处,朝自己的方向走了几步,而后像见了鬼一样转身就躲到了人群之后。

什么鬼?!

[一只二少]说:夫人来了,[叶北冥]道歉吧!

[叶北冥]说:谁特么的能给我个解释。/微笑

[一只喵哥]说:/骷髅 白莲花!

[一只花姐]说:做了就是做了,勾搭了就是勾搭了,但是现在炮炮是有情缘的,[叶北冥]太下作了。

[叶北冥]说:…………………………

[叶北冥]说:谁特么的能给我个解释。什么情况??!

叶北冥简直要疯了。

他和这群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的家伙在当前白字骂人已经够掉价的了,问题最严重的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这些人骂的都是什么意思,就在这白白受气!而炮炮团来了之后,叶北冥才发现,这群人竟全顶着“遮天”的帮会名。敢情都是那个叫一剑九州的道长的人!

[叶北冥]说:解释呢?谁特么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微笑

 

[一剑九州]说:——你我本就结下过梁子,但我从未与你有过什么正面冲突。

[一剑九州]说:然而你现在放不下旧情,还来勾搭炮炮,撩拨我的情缘,你说这个我还能忍吗?

[叶北冥]说:????!!

[一剑九州]说:你和炮炮曾有过一段感情,这个我不在意。但是炮炮既然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再纠缠也没有用,恶心不恶心?

[叶北冥]说:我什么时候?????

[一剑九州]说:呵呵你和炮炮在yy上说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叶北冥一回想,自己已经彻底删除了和炮炮团所有的联系,自分开后,唯一的一次,就是前些天炮炮突然在YY找自己的那次……

不会吧……叶北冥按了按太阳穴,头痛非常。

[叶北冥]说:这其中有误会,帮主大人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地看过那个聊天记录?我根本一句话都没回炮炮团。

[叶北冥]说:那天她是来yy找过我,但是我根本没有和她对话。至于她自己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误会解了你们就道歉吧,我心胸宽广,不会记仇的。/微笑

那头安静了片刻,不知道一剑九州是不是在和炮炮团对质。

叶北冥叹一口气,以为这件乌龙就这么解决了之时,岂料对面又说——

 

[一剑九州]说:就没见过你这么敢做不敢当的男人,恶心。

[叶北冥]说: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

[一剑九州]说:今天有种你就下线,不然我们非守到你哭为止。

[一只花姐]说:搬救兵也没用!你这人品差人缘差的菜鸟!

“妈蛋!这是欺人太甚了!”

叶北冥狠狠一拳砸在桌上,点了原地复活站起身。就在对面敌人又要将所有技能一一招呼过来之时,一个金光闪闪的盾牌特效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穆以鲲]说:谁敢再动一下?

叶北冥还没反应过来,穆以鲲就丢了一个组队邀请。而后缓缓从自己身后靠近,有如君临天下之感。

[穆以鲲]说:谁敢再动他一下?

黑压压的一群人,一时似乎都被威慑住了,都齐齐围在叶北冥旁边,没有一个人敢动弹半分。

 

穆以鲲在离叶北冥三尺距离处停下,停滞片刻,他的头顶蓦然出现了一个血红的“杀”字!

[一只军娘]说:你要干什么?!

[一只军娘]说:[穆以鲲]!你是我们帮的人!

开着杀戮模式的穆以鲲令人感到莫名的可怖,仿佛那种修罗煞气能透过电脑屏幕传递出来,让叶北冥生生打了一个寒战。

穆以鲲大步上前,陡然起一式盾毅!一瞬间,以他自己为中心的半径八尺的人都嗷呜一声弹飞了出去!一时间,空旷的沙漠中,只留下了叶北冥一个人,周围皆是被四散弹开的敌对,甚至还有干脆直接嗷呜一声凄惨挂掉的。

叶北冥看着穆以鲲缓缓朝自己靠近,王者之气尽显,惊诧地张大了嘴巴。

 

[叶北冥]说:卧槽,牛逼啊!

[穆以鲲]说:…………………………

 

这时,一剑九州一个蹑云冲到了两人跟前,质问穆以鲲。

[一剑九州]说:身为我帮群众,你什么意思?

[穆以鲲]说:你和[炮炮团],还嫌不够丢脸吗?

而后不管一剑九州在当前白字再怎么骂,穆以鲲都暂时没有回答他。他安静了许久,叶北冥发现,那头的炮炮团突然一声不吭地下线了。

一剑九州也沉默了片刻,随后当前甩下一句“叛徒”也神行逃了。

叶北冥憋着的一口气还没喘过来,那头穆以鲲打了个呼哨,胯下陡然出现一头毛驴。

“……”

穆以鲲又光速落地,顿了顿,这才翻身上了一头浑身发着蓝光的白虎!

穆以鲲邀请你同骑,是否同意?

确定。

 

[穆以鲲]悄悄地说:你最喜欢哪儿?

叶北冥吸了吸鼻子,打出一行字来。

你悄悄地对[穆以鲲]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还英雄救美,呜啊哇哇哇哇哇!!

[穆以鲲]悄悄地说:………………那我带你去小遥峰,你上YY。

叶北冥依言登陆了YY,马上收到了来自“鲲”的消息,原来是一条邀请。

[鲲]邀请你进入频道[南枝独有花],进入频道、忽略邀请。

进入频道。

进去后,叶北冥待在了频道集合大厅门口,正犹豫着该往哪个子频道跳呢,就听“叮咚”一声的水滴声,而后电脑就传出了嘈杂的声音。

“是纯阳不是羊告诉我的,还好赶到了。”穆以鲲说道。叶北冥一怔,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他之前发的密聊内容。

叶北冥吞咽了一口口水:“那个,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能来。”

“这事儿我会去找炮炮团问个清楚的。”穆以鲲正颜道,“我相信你。”

一句“我相信你”,差点把叶北冥的眼眶都给说红了。叶北冥带着哭腔嗔一句:“你干嘛啊傻逼。”

“明明只是陌生人,是仇人,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因为……”穆以鲲莫名安静了下来。

此时,白虎已经载着二人来到了昆仑小遥峰。茫茫细雪纷纷扬扬地飘落,和着背景音乐悠扬的笛声,叶北冥忽然觉得很平静。

 

穆以鲲忽地撤下了坐骑,而后走近叶北冥,连忙撑了一把傻乎乎的油纸伞来。

“下雪了,撑伞。”

“噗——”叶北冥忍不住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你这人怎么这么逗!”

“北冥。”

穆以鲲温柔的嗓音低低地唤他的名字,让叶北冥感觉一阵恍惚。这个熟悉的感觉……

 

“我们和好吧。”


【未完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三叹三声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