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宠甜。只写有感情有爱的肉】
txt可加读者群获取~79560444
热衷于: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瑶光明月」;
「欺兄成瘾,以下犯上。禁断师生」;
「分别多年后以最美好的姿态相见亲吻拥抱」;
「你是特例,你是唯一,你是光」。
喜:
强取豪夺,无意勾引,偏执痴情。

写的几乎全是以上题材,攻暗恋受宠受、攻受有感情基础是一定的。
写文是爱好,顺便写给喜欢我的文的人看~谢谢你的关注和喜爱^^

【苍藏】现代网游《北冥有鱼》Chapter6-8 文/三叹三声收

◇◆苍X藏《北冥有鱼》Chapter6~8◆◇

主催:团子

主笔:三叹三声收

画手:花棠 

排版:南大古

 

———————————————

  • 腹黑苏攻×炸毛受

  • 现代网游背景,上个赛季写的,在苍云还是爹的时候

  • 傻白甜文,很傻很白很甜,非自苏文

  • 剧情狗血,脑洞老套,文笔稚嫩,文风尴尬,逻辑不严谨

  • 游戏A了太久,不懂CJ以外的技能,打斗场景请勿认真

  • 环环相扣,不写废话废人,有看不懂的地方那一定是伏笔

  • 本文纯纯属虚构,请勿代入现实真人

———————————————


我就是喜欢又苏又霸道总裁的苍爹……捂脸。


————————————————




【第6章】


@写草苍文的小写手:哇!!北冥大大转发我的文了!!我被翻牌子了!谢谢大大喜欢!!//@北冥有鱼V:那个苍!爹!你等着瞧!//@耽美文女作家V:卧槽好萌萌萌!苍爹让我来疼爱你!//@写草苍文的小写手:终于完结啦!第一次炖肉,有写得不好的地方多多包涵~《苍爹的食用方法》全文阅读请走:(网页链接)一起吃爹吧!

 

评论区——

网友1:北冥大大什么时候下海了?

网友2:北冥大大欢迎你加入我们all苍组织!!什么时候也来产出吧!

网友3:这是……在自暴自弃?

某个圈内好友V:瓦擦咧……北冥你这个死基佬!你是掉马甲了吧?

网友4:号外!号外!北冥大大登错大号、性取向遭曝光?亦或是公然高调出柜?!对苍云如此苦苦相逼又是为哪般?尽情关注我们今日微博头条#作家北冥高调转发耽美肉文#!北冥大大——考虑下海吗?

……

这几天,叶北冥天天被微博吵得头昏脑涨,事情的起源都是因为那天脑袋一热转发的耽美肉文,而那个透明小写手也因此大红特红,还趁机出了几本大卖的个人志。

不过那篇《苍爹的食用方法》还真是写得蛮带感的……总之叶北冥是看得浑身发热,哦不对,是特别解气!哼,那个可恶的苍爹,下次再敢来招惹他,一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再拖进小树林里XXOO,OOXX一千遍!!

 

◇      ◆      ◇

 

叶北冥快速解决了本月的稿子,交给陈编辑之后,他就急切地登了游戏,左右看看好友都不在线,索性先一个人跑起了商。

商城脚气马的脚程很快,叶北冥一面听着歌,一面优哉游哉地跑着商,遇到浩气了就下马杀几个红名,区区普通的小耗子,他根本不怕会丢碎银,简直是一刀一个小朋友。

叮叮!

海鳗提示又咋咋呼呼地响了起来,他顺手Tab键选中,当玉虹贯日将自己投怀送抱时,他一看,才发现面前的人不是别人,又是那个穆以鲲!

“卧槽?又是你?!”

叶北冥先按兵不动,左右看看,貌似再没有别的来劫镖的浩气,这穆以鲲是孤身一人。

他不甘心地想,可能是穆以鲲他太金光闪闪,所以貌似也没有恶人同胞敢打他……

——这正和他意!如此,便来一决高下吧!

 

昆仑飘起了鹅毛大雪,此情此景,煞有江湖绝世高手一决雌雄的壮烈感。

叶北冥提起轻剑,招招凌厉逼人,朝着穆以鲲砍去。可不料对方只守不攻,节节后退,最后竟倏地消失在了传送口。

“我擦?”叶北冥纳闷,“——哦,哈哈哈哈!他一定是怕我了!啊哈哈哈哈哈!”

然而,当进入马嵬驿的地图时,才一转身,“穆以鲲”三个大字就闯入了他的视野中。

“啊——!!”

叶北冥惨叫一声,扛起重剑就追了上去!对方却不打他,转身拔腿就跑。叶北冥穷追不舍,一路跟着他跑向了据点,而后看他一闪身,就轻功跑远了。

卧槽,撩了我就跑!这什么人啊!

 

 

让叶北冥感到莫名其妙的不止这一天。

此后的每一天,这奇怪的苍云总能知道叶北冥什么时候跑商、在哪里跑商、跑到了什么路段,然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撩拨他、激怒他,却也不攻击他,让叶北冥追杀自己一路,到了据点门口又轻功飞走,让跑商状态中的叶北冥追不上他。如此神出鬼没的,叶北冥又没有被悬赏,让他直怀疑剑三什么时候出了GPS定位系统?

叶北冥一开始还会看见他就打,后来索性忽视,眼不见为净,连为什么都懒得去问。

哦,你开心就好。

 

◇      ◆      ◇

 

这天下午,脑子有洞约了叶北冥打JJC。无奈咩萝这一整个礼拜都需要外出写生,没有时间上剑三,他们的33队又面临二缺一的惨状。

[好友][叶北冥]:33来个9700+的DPS++++++++有奶有强力藏剑++++来六段左右的+++++++++

“脑洞,你世界也喊一喊。”

话音刚落,就见系统提示:

[穆以鲲]进入队伍。

 

“……”

叶北冥吓得魂都掉了,破口直骂:“卧槽脑洞你眼睛长在头顶啊!怎么加了他!?”

脑子有洞似乎仍在神游中,“啊?谁啊?你仇人吗?”

“你好好看看你加的是谁!!”

那头安静了一会儿,才轻轻吐了一句“卧槽”。

“那我踢了。”

“快踢快踢!!”

 

[队伍][穆以鲲]:我能带你们直接上九段。

穆以鲲适时在队伍里打了一句话。

两人沉默了。

过了良久,脑子有洞暗戳戳地道:“这苍爹你也不是不知道,挺牛逼的,你看……?”

“不行!”

“你不是想要JJC毕业武器很久了吗?打一两次呗没事的?”脑子有洞继续诱哄。

“不行!”

 

[队伍][脑子有洞]:能上YY吗?1234567

“喂!!!”叶北冥这回是真炸毛了!

[队伍][穆以鲲]:能,我来指挥。

……少侠好样的,这回是连叶北冥指挥的活儿都揽了啊!叶北冥咬牙切齿地敲下一行字:

[队伍][叶北冥]:我是指挥。

[队伍][穆以鲲]:论打JJC,我比你有经验。

“槽儿!”叶北冥不服气,怒掀桌,“这家伙太狂妄了!对对对,你牛逼,你厉害!槽!气死我了!”

脑子有洞连忙安慰:“哎呀没事,算了随便打打嘛,他来指挥你也轻松嘛不是。”

“什么有经验没经验!我也自己上过好几赛季的九段啊!真牛逼大了!槽!我不打了——”

“邀请我入名剑队,北冥洗惊涛,然后速度排队吧。”

叶北冥炸毛到一半,猛然安静了。连YY那头的脑子有洞也没了声儿。

 

那是一个男声。

他的声音饱满浑厚而潮湿,甚至带着点膛音,像一株热带丛里水分充足的植物,兼具炽热和汹涌的温情。

令叶北冥心脏猛地一个紧缩,连呼吸都困难了。

 

 

结果,叶北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穆以鲲和睦相处了一个下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他打完了JJC……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叶北冥抱头大哭,最要命的是,和这仇家一起合作特别顺利,几乎是场场稳赢;听着穆以鲲十分有震慑力又令人安心的声音,叶北冥也打得特别用心;苍云真是个很神奇的职业,各个技能几乎都是为了队友而生的,穆以鲲又是个强力苍爹,和他在一个队,只要他还站着,叶北冥就觉得安全感爆棚——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尼玛啊!

这不对啊!

一定是自己第一次和苍云合作才会这样……对,没错,每个苍云都应该是这样的,不要多想……穆以鲲他就是个混蛋……

叮咚!

电脑右下角的小浣熊图标变成了一只闪烁的小喇叭,叶北冥点开一看,竟是穆以鲲的YY好友申请。

叶北冥一手滑,点了确定。

 

才刚和穆以鲲成为好友,那头就滴滴滴地发来了消息。

鲲:你配装有误,[图片][图片][图片]建议这样配,你身上穿的不适合走映波流。

鲲:然后就算是踏雪流你现在穿的也有点不合适,你看一下我发你的图。

鲲:[图片][图片]

 

叶北冥滑动鼠标滚轮,简单扫了一眼,嗤之以鼻:“我穿什么要你管。”

 

鲲:或者你还可以看一下阵营套[图片]

 

脑子有洞出门吃饭去了,叶北冥就也下了游戏,YY装作不在,不做回复,却又想看穆以鲲到底会继续说什么。

他特地拿过前些天吃了一半的薯片,嘎嘣嘎嘣嚼着,一面念叨:“嘁,我都一身朔雪了,再换还来得及吗,那不就都白打了……”

 

鲲:晚上或明天有空的话再一起打JJC吧,马上可以冲九段了。

“好烦。”嘎嘣嘎嘣,嘎嘣嘎嘣,“谁要跟你再打啊,你牛逼大了。”嘎嘣嘎嘣。

鲲:我先下了。哦对了

 

鲲:你的麦还开着。

……?!

“卧——”

叶北冥见了,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卧槽!!!”

槽儿!!这回丢脸丢大发了!

他连频道都没脸开了,直接怒退了YY语音,焦虑地在房间里踱步。这越想啊越不甘心,越生气!又嘎吱咬了一口薯片开始开文档码字。静心,静心,静心。

静心……

 

你的麦还开着。

麦还开着。

麦开着。

开着……

 

“啊啊啊啊啊啊!!”

叶北冥怒摔键盘——还让不让人静下心来好好写文了!

不管他怎么骂,可是这心里总归还是觉得不痛快。想了想,叶北冥翻翻手机,又将那篇《苍爹的食用方法》给找了出来,咬牙切齿地看了一遍,好好地过了把干瘾!

穆以鲲,总有一天我要草虐你!

 



【第7章】

 

叮咚!叮咚!

“啊!”

叶北冥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眨了眨浮肿的双眼,开始用力揉搓头发。

刚才梦里那个求他草的苍爹仍历历在目,但他怎么就这么害怕呢……八竿子打不着的穆以鲲会破天荒地入他梦,一定是因为昨晚一气之下开了一篇限制级文章,在文里那个以穆以鲲为原型的苍云,悲惨地成为了胯下之臣。

然而他怎么会写耽美小说呢?……可是,他写的就是耽美啊啊啊!主攻的那一方,还是他自己!

叶北冥抱头痛哭。他真的是没救了……居然写了一篇完全模仿《苍爹的使用方法》的低俗自嗨文,好在没写多少就羞愧地关了文档。只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好羞耻啊好羞耻!!

 

叮咚!

叶北冥一个激灵,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家门铃在响,忙趿着拖鞋小跑去开门。门外大汗淋漓的快递小哥将一个薄薄的快递递交给他后便转身离开了。

叶北冥身为宅男,用宅男特有的超强臂力拆开了外包装,一看,里面躺了张颇有设计感的请柬——是请他去本周末世贸商城书展的邀请函。叶北冥妥善收在了书桌抽屉里,转身开了阳台的拉门,将昨天意外弄脏的居家服取了下来挂在手肘上。不知想到了什么,满含笑意地往隔壁邻居家的阳台望去——

“卧槽。”

这一看,原本满面春风的笑容瞬间冻成了千年寒冰,叶北冥咒骂一句,忙扑到栏杆那儿极力望去。

邻居阳台乳白色的抛光地砖上,静静地躺着一条蓝白相间的平角裤,布料上还印了一只仰天大笑的大嘴猴。

叶北冥狠狠地给了自己的脑门一巴掌,忙拿起晾衣杆,在保证自己不掉下楼的前提下竭尽全力用杆子去够那条可怜兮兮的平角裤。金属杆头磕碰到地砖发出轻微声响,叶北冥忙活半天,也没勾上短裤,却听到“哗啦”拉门的声音。

祁晗抬腿走出,冷着脸默默地盯着地上的大嘴猴看了半晌,又扭头看向叶北冥。

叶北冥嘿嘿一笑,忙收了晾衣杆,抱着衣服就准备落荒而逃。

这,太尼玛!丢人了啊啊!

 

“北冥。”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好听的男声。

叶北冥闻声,尴尬地转头,就见祁晗拿着他的内裤,隔空递了过来。

祁晗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沉稳有力,此刻却抓着他的贴身内裤,让叶北冥忍不住缩了缩屁股,感觉脸“腾”地就红透了。

那头的祁晗忍俊不禁:“来。”这小家伙,简直太可爱了。

从祁晗手中夺过内裤的时候,叶北冥还触碰到了他微热的指尖,一时间心脏又怦怦怦地剧烈跳动起来。

他慌了神,这特么是什么奇怪的感觉?心头的小鹿,你,你不是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大嘴猴,挺可爱的。”

“……什么?”

叶北冥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着他。

祁晗微微一笑,撩了撩额发,改口问道:“要不要一起出去买早饭?”

 

◇      ◆      ◇

 

等走出早餐摊点,叶北冥看着迎面而来的瓢泼大雨,有点儿愣神。他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赶紧退后一步,却猛地撞上了一堵结实肉墙,跌进了身后男人的胸膛里。

祁晗伸出大手揉了揉他的湿发,“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你有大头。”

哈——?

叶北冥被他这突如其来转变的画风惊呆了,斜睨着他,用眼神询问该怎么回去。

“我带你走。”祁晗说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一下子罩在叶北冥的头上。叶北冥抓了抓衬衫外套的袖口,道:“走吧?”

叶北冥以为他有伞,谁知当祁晗帮他调整好衣服后,揽着他的肩半拥着他就冲进了雨里。叶北冥当即就懵了。

冰凉的雨水打在身上,身体居然开始发烫,从祁晗手搭着的地方开始向全身蔓延。

我了个二舅姑奶奶!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啥?

 

祁晗离得很近,很近,叶北冥能闻到他身上隐隐约约的混合着淡淡烟草香的汗味。

呼吸莫名的有些急促。

祁晗就这么拥着他。他的外套,他的上身,都在为叶北冥挡着暴雨,虽然还是免不了被雨侵袭,但是祁晗在尽全力帮他挡雨。

他的脚步很快,叶北冥很难跟上,他的大掌几乎已经是穿过了他的腋下,拖拉着他跑。看着在自己腋下的手,叶北冥心觉矛头不对,忙气喘吁吁地喊道:“别……停一下!停……一下!我跑不动了!”

边上已经有了第一幢公寓楼的影子,叶北冥上前几步躲在了边上的自行车棚下,弯腰喘着气。

不行了,不行了,再这么下去真的要窒息了!因为他!

祁晗迈着步子跟了过来,他身上一件黑色的T恤已经湿透了贴在了皮肤上,勾勒出他健壮的身材,一棱一角的线条都看得清清楚楚。叶北冥急忙移开了视线,假装弯腰咳嗽。

“怎么了,感冒了吗?”祁晗凑近关心道。

看着他靠近,叶北冥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

他再靠过来,就要把持不住了!

透明的雨水从祁晗耷拉下来的几缕额发中滴落,滑过他的眉毛,眼睫,而后一路往下淌。他颤了颤眼睑,伸手抹了一把脸,喘口气,将外套重新罩在叶北冥的脑袋上:“没几步路了,走吧。”

叶北冥摸了摸肚子,木讷地点点头,然后再次被他护着跑进了雨中。

 

两人在大雨里疯狂地跑着,每一步都溅起很高的水花,好像在游戏里的湖水上凌波微步快速飘过一般的感觉。叶北冥突然就觉得,其实下大雨也没什么不好的。

脑袋里也不禁开起了演唱会:

冷咖啡离开了杯垫,我忍住的情绪在很后面,拼命想挽回的从前,在我脸上依旧清晰可见……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回忆的画面……

……呸!

叶北冥晃晃脑袋,自己这特么都在想些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啊!自己是个大男人,对方也是大男人,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正在出神之际,就听上方低沉的男声道:“到了。”

叶北冥扯下头顶湿透了的衬衫,抓在手心里的时候还在不断滴水,“谢、谢谢啊……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

“没关系。”祁晗拍拍他的肩膀,走进了电梯,“反正都是要淋湿的,回家早点洗个热水澡,别生病了。”

“好……”话音刚落,叶北冥顿了顿,猛然想起自家的水龙头漏水很久,后来生了锈找人拿去换了,今天下午才会把新的龙头送过来装上……本来想着只是一天,不影响自己洗澡的,但谁都没想到早上会淋了雨。

叶北冥烦恼地“啧”了一声,挠挠头,迟疑片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我家……”

 

◇      ◆      ◇

 

“请进。”祁晗站在玄关处,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塑料拖鞋来,“家里昨天来了几个朋友,有点乱,还没来得及整理,抱歉了。”

叶北冥摆摆手:“不不,不会,我麻烦你了才是。”

“你先去洗,我帮你去找找干净的浴巾。”说着,祁晗指了指某处,“浴室在那边。洗发水可能快用完了,新的在洗手台左边的橱柜里。”

“好,好的……”叶北冥打开洗手间的门,“谢谢,那我先去洗了。”说完,还战战兢兢地打了一个喷嚏。

祁晗家的卫生间打理得很干净,空气中还有薄荷空气清新剂的香味,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叩叩叩——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暂停,祁晗站在门外,曲起指节叩了叩门,道:“北冥,我来给你送浴袍。”

没过多久,卫生间的门开了小小的一个缝隙。祁晗就见一条湿漉漉的白皙手臂犹犹豫豫地伸了出来,正左晃右晃着。他愣了愣神,将手中厚重的浴袍挨了挨他的手指。

那人抓住浴袍,倏地一下就抽了进去,转身关上了门。

“我很快就好了,再等一等!”

祁晗应了一声,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等着。

约莫五分钟左右,叶北冥才终于从浴室走出,一张脸红扑扑的,透着沐浴过后的粉嫩水润,几缕鬓发贴在脸颊边上,大开的浴袍前襟是一片春光。祁晗干咳一声,忙越过他走进浴室,心里暗叫不好,这是传说中的美人出浴吗……

 



【第8章】

 

浴室里重新又传出了水流声。叶北冥挠了挠头,转过身,开始打量起祁晗的房间来。祁晗身为一个单身男性,家里却是布置得一丝不苟,井井有条。

室内的色调是白色加黑色,客厅里摆了一套浅灰色的沙发,窗明几净,十分敞亮,给人的感觉特别舒适,又有一股子精英范儿。总之,就——超超超超超级符合叶北冥的口味!他是一直想要类似风格的装修的,无奈自己太懒,又不想请保姆乱动自己的东西,家里只能像鸡窝。

叶北冥拿着干毛巾胡乱擦着头发,慢慢在沙发上坐下,还没坐下多久,浴室门“咔哒”一声便开了。只见祁晗光着仍在滴水的上身大喇喇地走了出来,全身上下起到遮蔽作用的只有腰间的一块大浴巾。

叶北冥傻傻地看着,脸热了一大片,却也依旧大方地盯着看:“你怎么,不穿衣服?”

对于在陌生同性面前袒露自己身躯这件事,祁晗貌似并不怎么在意。他用手指扒拉几下头发,随意道:“我唯一的一件浴袍在你身上。”

“啊?!”叶北冥唰地站起身,双手拘谨地抓着浴袍前襟,无意间将本就大开的衣领拉得更大了,“我身上这件是你穿过的啊?”

“不好意思,不过我家钟点工每天都会帮我消毒衣物,你不用担心,那是干净的。”

叶北冥倒不是在意干净不干净,只是一旦知道身上唯一的衣物是曾经也贴身穿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的,他就感觉有点微妙的羞耻。身上每一寸挨到浴袍的皮肤也开始渐渐发热,好像有祁晗的余温残留在上面。那感觉,就好像祁晗从身后贴过来,张开手臂紧紧环抱住他,传递过来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的……

啊!不对啊!

叶北冥一个激灵,提起拳头狂砸自己的脑袋。这是在想什么呢?啊?!想什么呢!?

“怎么了?”祁晗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看着叶北冥傻呆呆的样子,神情也变得温柔了些许。他伸手替叶北冥拢了拢散开的浴袍,系紧了腰带,而后说道:“看到你我就想起你做的凤梨酥,有点想吃了,想看你做,可以吗?”

叶北冥还没从祁晗这个亲密的举动中缓过神来,愣愣地点头:“好、好,等我回家去拿食材做给你看。”

敏感的胸口被那人的指节轻巧地触碰着,好像是最淫媚的挑逗,让叶北冥刚才险些双腿一软,直接给他跪地上。

简直……太丢人了……

叶北冥说完,拿了钥匙就逃也似地跑回了自己的家,换了衣服,拿了少量作凤梨酥的食材,捧着大浴袍又摇摇晃晃地进了祁晗的家,“谢谢你的招待,浴袍……就麻烦你再消毒一次啦。”

说罢,还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让祁晗看得忍俊不禁,忙把他邀请进了厨房。

 

祁晗似乎是特别喜欢吃叶北冥做的凤梨酥,在叶北冥做的过程中看得极其认真,也努力地向他学习如何去包馅,做得有模有样。两人在厨房中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样子,看起来俨然一对新婚夫妇。

谁料当做好凤梨酥,二人边聊着天边吃完后,已经近了午饭的时间。祁晗道:“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你别把屋子烧着了啊!”叶北冥不信他这个霸道总裁还会亲自下厨做饭,便遣他去了厨房,自己踱着步子在屋子里到处乱转。

这一乱看,就发现了一个惊天大咪咪。

叶北冥此时正瞪着角落书架里一排自己的实体书,有种穿越了的微妙感觉。

《绝城》系列、《星辰少年》、《葬礼请柬》、《风》……某一排书架上,清一色摆着的,都是写着“北冥著”的小说。

喂,不是吧,就这么巧?这也能遇上自己的读者?按照这痴迷程度来说,还是自己的死忠粉啊!

叶北冥心下一阵激动,不过很快又平复了下来,心里逗趣地想着,不知道这个冰山高冷的霸道总裁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他一直爱慕着的作者大人,会不会像见到贾斯汀比伯的少女一样激动地又叫又跳呢!?

叶北冥一脸恶趣味的邪笑,背着手悄悄走到厨房,看着祁晗在流理台间忙碌的背影,压低嗓子问:“那个,我看见你书架上有很多北冥的书,你也是北冥的书迷吗?”

说到北冥,祁晗的动作一滞,随后微笑道:“是啊,我很喜欢看他的书。当时知道你也叫北冥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叶北冥挠挠后脑勺,“哈哈!想不到你这样的业界精英平时也看这类小说吗?”

“我喜欢了他很多年了。”祁晗说,“说喜欢他也不恰当,毕竟我从未了解过作者本人,我只是喜欢他创作出来的故事,和蕴含在其中的深刻道理。”

“从他六年前写的第一本‘华梦’起我就开始追他的书了。‘华梦’给我的印象最深刻,它甚至陪伴我度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时光……嗯,我推荐你去看一下,不过现在貌似已经绝版了,但我这边有两套,一本用来收藏、一本平时翻阅,我可以借给你。”

叶北冥一愣。

 

《华梦》是他第一部在网络上连载的小说,但却不是他的成名作,许多人也并不知道这本书。但是《华梦》是他写得最用心,最铭心刻骨的一本。

喜欢、知道它的人少之又少,能读懂它的,更是寥寥无几。

“我看过。想不到你也……喜欢‘华梦’。”叶北冥恍惚道。

祁晗将菜陆陆续续地搬上了餐桌,“是的,虽说‘华梦’名声不大,但却是我心中的经典。当然我也很爱‘绝城’系列,只是‘绝城’的世界观太过庞大,似乎难以驾驭,我觉得只有一三两部最为精彩,其他的,嗯……终究还是有些欠缺了。”

叶北冥拉开椅子入座,满含兴趣地看着他:“能跟我聊聊‘华梦’吗!”

……

一顿午餐的时间,两人相谈甚欢,交流了许多彼此对北冥小说的感想与评价。叶北冥意外地发现,就连自己都遗忘了的陈年旧文,祁晗也能信手拈来,讲得头头是道。更甚者,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人物闪光点、事件纰漏处、情感处理方面,祁晗也剖析地十分准确,让叶北冥不禁重新审视起自己的文章来。

以及不得不说的是,祁晗的做菜手艺真的不赖。叶北冥饱餐一顿后,声明以后要经常来祁晗家蹭饭,报酬嘛……当然就是凤梨酥啦!

 

◇      ◆      ◇

 

和祁晗深聊了一番后,叶北冥即刻急急匆匆地就拿东西赶回了家。一回到自己的脏屋子,就马不停蹄地开电脑,开文档,疯了一样地开始码字。

待终于感到疲累并且尿意膨胀之时,外头的天色都快要黑了。叶北冥喘了好久的气,这才恍惚地起身进食排泄,感觉像是打了一场仗一般疲累和舒爽。

想不到,会有如此懂自己的读者。不对——不仅仅是懂,简直是了解得透彻,比叶北冥自己都要看得清楚。这叫什么,叫知己啊啊!

 

这次陈编辑没有催,叶北冥自己就积极地交了下下个月的稿件。陈编辑那头看后,不禁夸赞道,北冥好啊你,开窍了!这次的让人眼前一亮,忍不住想要读下去!有以前的感觉了!

叶北冥也身心舒畅,哼着小调子开了游戏。地图一读出来就被脑子有洞的私密给轰炸了。

密密麻麻一大片紫色的文字,总结一句话就是:JJC!速来!苍爹在!

看到“苍爹”两个字,好不容易心花怒放的叶北冥,心中那朵小花花儿就又谢了。苍!爹!在?!为什么就一定要和苍!爹!打?

你悄悄地对[脑子有洞]说:二狗子还没回?????

[脑子有洞]悄悄地说:没呢!不知道死哪个旮旯去了!

“啧……”叶北冥入了队伍,用眼神剜了队伍里顶着苍云头像的穆以鲲几刀子,转身拿来了手机,翻出二狗子的手机号,发了条慰问——质问的短信去问情况。

[队伍][脑子有洞]上YY啦!!我们今天的目标是——

[队伍][脑子有洞]打到九段!!!!!嗷嗷嗷嗷嗷!

 

三人离九段只差了三百多分,今晚打满肯定是妥妥的了。穆以鲲游刃有余地指挥着,时不时凶巴巴地训几句脑子有洞,转而又对叶北冥压低声音,“温柔”地说话。

叶北冥觉得现下的情形有些微妙,为什么穆以鲲对他和脑子有洞的态度反差如此之大?几乎是上一句“奶花!你跑出我的盾舞范围做什么?回来!”下一句就是“北冥,记得开云栖松。来,站我身后”。

剧本拿错了?!

 

“奇穴洗好了吗?我排了。”

从音响中传出的苍爹的声音沉稳磁性,可是叶北冥却一个愣神,而后猛然发现,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

还没等他苦思冥想出个所以然来,那头已经进入了激烈的厮杀之中。对面是三个强力苍云,攻击高,血又厚,打得十分吃力,最后因为叶北冥一个疏忽,第一个挂了,之后2V3也只能惨败。

叶北冥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啊……手滑!手滑了!”

“没事。”穆以鲲平静地道,“怪我刚才一时着急,没有提前叫你开风车。”

洛阳的地图进度条慢慢加载完毕,叮铃铃一声,叶北冥出了地图,习惯性地按住W向前几步,蓦地一抬视线,整个人就愣住了。



【未完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31 )

© 三叹三声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