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宠甜。只写有感情有爱的肉】
txt可加读者群获取~79560444
热衷于: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上我」;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瑶光明月」;
「欺兄成瘾,以下犯上。禁断师生」;
「分别多年后以最美好的姿态相见亲吻拥抱」;
「你是特例,你是唯一,你是光」。
喜:
强取豪夺,无意勾引,偏执痴情。

写的几乎全是以上题材,攻暗恋受宠受、攻受有感情基础是一定的。
写文是爱好,顺便写给喜欢我的文的人看~谢谢你的关注和喜爱^^

【策藏】《刃骨相还》(2)干爹干儿子 文/三叹三声收

(第2章)



封面图by LAcUS

【腹黑奸臣瘸腿攻×呆萌天然黑受】

↓   ↓   ↓   ↓   ↓

付渝 × 叶兰峥

年上养成,苏宠禁忌文,干(gān)爹干(gàn)儿子。


*伪父子年上,养成禁忌

*官场恩怨,朝代半架空,考据党退散

*前期慢热,建议养肥。长大后就可以吃肉了!


走一走电视剧的套路,没耐心的可以跳过楔子,要相信我这还是个不正经的rou文~嘿

脑洞了很久的故事,写了一个真正的坏人,希望能驾驭得了。要一点时间养成哦,大家多点儿耐心~大概再一万字养大,等小少爷长大后就可以吃♂掉了嘻嘻


——————————

(二)


“行了,你且退下。”听了这许久,付渝却是头一次开口,他浑厚的嗓音如深山古刹中凛冽低沉的钟声,他命随身侍卫推他出房,旋即屋内响起一阵窸窸窣窣声,叶松亭见状,忙一闪身,跌跌撞撞地隐入竹林中,撞到一处石头才脱力跌下,脑内“嗡嗡”作响,却前所未有的清明,顷刻就将理清了所有思绪。

怪他实在愚蠢,早有数不清的草灰蛇线伏笔与此,他却仍糊涂地将仇人当作恩人去感谢!想这些年他调查时付渝给予的帮助,里头又有多少谩辞哗说,多少假仁假义?

从前他如此信任付渝,也不知透露了多少于自己不利的信息,莫非付渝知道他对当年一事起了疑心,早生了要杀他的心思?愈思忖,叶松亭愈觉如坠冰窟,转而又思及那头的兰峥,暗道不妙,撒腿就往来路跑去。

·

·

话分两头。

兰峥很是听话的,只乖乖地坐在亭凳上东瞧西望,水池里落花浮荡,陡见其间一尾鳞光闪闪的鲤鱼,便新奇地攀着栏杆探头出去看。

末了又想起小叔的叮嘱,怕失足落了水徒挨一顿骂,又老实地坐正,只从栏杆缝里偷瞧水里摇头摆尾的锦鲤。

但看周遭玉石为栏,环抱池沿,水边矮树几棵,映着池水溶溶荡荡。草丛偶尔窸窸窣窣的一阵乱晃,兰峥本未留意,不经意回头却见是一只半大点儿的兔子,葡萄似的眼睛,顺滑的白毛儿,肥短的脖子上还栓着一串粉色的铃铛。

它敏感地察觉到兰峥的视线,一扭头,一蹦一跳地往远处跑。

兰峥纵使格外懂事,到底也只是个垂髫稚子,登时被吸引地追了几步,回头又担忧地望了望落在后头的亭子,转而追上一截,再望望身后,总不敢跑太远。那兔子茫茫然地也不知该往哪儿去,见兰峥坠在后头不见了人影,一时放松警惕,谁知冷不防地就被抱了个满怀。

“嘿,小兔子,抓到你了!”

兰峥将它抱在臂弯中,触手软软暖暖,摸着也不敢使大劲儿,怕碰坏了,真真爱不释手。小兔子也不挣动,也不知被吓坏了还是早已习惯被人揣着走,只闻铃铛不断发出清脆的轻响。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阵“辘辘”声。

却见一人着深色锦袍,端坐于设计精巧的木制轮椅上,转着两个磨盘大的轱辘慢慢悠悠地过来。

兰峥赶忙抱着兔子起身,看向逆着霞光缓缓靠近的来人。光束中隐约有细小尘埃幽浮,只知是个男人,脸庞却在阴影中难以分辨。

兰峥小跑上前,礼貌问道:“这只兔子是你的吗?”

这才看清男人的模样。

男人高鼻阔眉,眼眸深邃,容貌如刀刻斧凿般,很是英武壮硕,不怒自威,哪怕行动不便只得坐于轮椅之上,也看起来高大威严,令人敬畏。

面对兰峥的问话,男人只是一笑。他笑起来有几分阴冷之味,薄唇微微扯起,俨然一头凉薄的野狼。

兰峥心道这些奇怪的大人,总动辄一笑、一叹、摆手摇头的,不说清楚是是非非,总教他摸不着头脑。此时只当男人默认,便大胆地上前,将兔子小心翼翼地送进男人怀里。

彼时海棠摇坠,花雨翩飞,少年迎着霞光的瞳孔泛着令人惊异的琥珀色,正笑意盈盈地看着男人。男人微怔,转眼一只毛茸茸的家伙就蹦到自己怀中了。正欲问这孩子姓甚名谁,缘何在此,谁知兰峥竟不怕死地问了一句:“你为何要坐在这辆奇怪的小车上?”

男人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孩儿,眼中一片澄澈,也丝毫不觉得有半点冒犯:“双腿受了伤,不能站起来。”

兰峥惋惜地“啊”了一声:“怎么伤的?”

男人故意用稚语哄他:“为了惩戒坏人,才不幸被坏人所伤。”

“那坏人呢?”

男人答:“罪有应得,死了。”

兰峥此前与庄内师兄偷看过不少传奇角本,顷刻便在脑内敷衍了一出惩恶扬善的痛快淋漓的好戏。转而看向男人的眼神都变了,男人似乎能在他眸子里看见亮闪闪的星星点点。

“你一定是个十分伟大、了不起的人!”

话音方落,就闻踢踢踏踏一阵快步,叶松亭不知从哪儿飞奔而来,满头是汗,远远瞧见兰峥竟与付渝在一道儿,急得筋都爆出来了,一把扯过兰峥的小细胳膊儿,拉进怀里护住。心内一阵后怕,若是付渝得知兰峥是李景侯的孩子,兰峥焉能逃得出命来?

断不能再让兰峥靠近将军府一步!

那头付渝见叶松亭无端慌张,冒冒失失的,不免生疑,敛了笑意,再不见方才对兰峥的和善耐心,沉声问道:“这是你的孩子?”

叶松亭忙忙地收起眸中的惊惧与恨意,沉吟半晌,抬起头毕恭毕敬地道:

“犬子无礼,冲撞将军,松亭在此向将军赔罪。”


评论 ( 6 )
热度 ( 94 )

© 三叹三声收 | Powered by LOFTER